2010年3月23日 星期二

只是"願意"是不夠的

剛從波特蘭回來,還沒從疲憊中恢復,波士頓的學校都在放與研究生無關的春假,更讓人發懶。即使有很多話想說。


例如Goole (的主機)好像真的要退出中國了,在最新的聲明裡他說”So earlier today we stopped censoring our search services” 擲.地.有.聲! 我馬上打消換iPhone(不瞞您說這是參加美國物理年會最大的心得)的念頭,而決定買google的手機! 我一向是google產品的支持者---除了最新的buzz之外---另外你知道gmail有"undo"的功能嗎?聰明而貼心的 google 總是讓我在發現那些新功能時想為他輕輕唱支歌,而如今 Google 好像真的要從"股溝"變成"谷歌"了!

在波特蘭機場買了一瓶當地酒廠AEON 2007年的黑皮諾,胡亂挑的,但回來之後發現是年產僅三百箱的酒(2009年上市),還拿了一些小獎,不禁好奇究竟有沒有再多買幾瓶存著的價值。也順手取了一本這期的 New Yorker 在飛機上看,因為主要故事是講即將退休的美國大法官James Stevens,作者是寫那個"The Nine,inside the secret world of supreme court"的傢伙。我一直對美國大法官的世界很好奇,就某種意義而言,我想他們這國家自開國元勳以降最有權力與影響力的人物。Nine 講的是大法官,不是義大利製片家與九個女人的故事,Robert Marshall 那電影我一直好想看,即便票房影評慘不忍睹。剛查了一下發現我沒有那本The Nine,在台灣時買的是另一本叫"最高法院的兄弟們"的書,作者是當初揭發水門案的其中一位記者鮑伯.伍華德。

有關Stevens的報導這裡有摘要,真是很不錯看的故事,陪我度過機上的無聊時光,並再度見識美國這些當到大法官或頂尖律師的,實在都是聰明無比的人。

對了,文章裡有一幅畫是這個(感謝 google 讓我 google 到 "the ungooglable man")

media http24mediatumb tmzvx.png.scaled500 The Ungooglable Man
啊,這不就是我的理想境界嗎?

Stevens 文章裡也有講到關於死刑存廢的問題,值得看,在此不多提了。這問題需要很多討論,而且要有更多更深入的聲音才是,我說的是討論不是"嗆聲"。不得不說講到這個,白冰冰女士的言論,無論質與量在在都令我反感五內,我決定在心中封她為台灣的Sara Palin。看他的修辭技巧,如果有一天繼余天余大哥之後出來選立委,我真是一點也不會感到意外。

昨晚念書到一半同學小黃跟我說美國健保法案通過了。今天報紙有許多有意思的文章,例如克魯曼老兄,他在op-ed上的文章一看真是得理不饒人啊!只是我再細讀了之後決定把"得理"拿掉,只留下"不饒人"。嗯,我不懂的是,整個共合黨都反對obama的健保法案,美國也有為數可觀的選民與專家們反對,但我沒看到像克魯曼這樣學有專精的人,坐下來,一字一句地分析、解釋說為什麼反對這個法案是不對的,但這應該才是我們對他這樣的人所期待的吧?難不成那些反對這法案的人每一個都是壞人?被保險公司收買?或純粹的笨蛋?不至於吧,我們說的是以億為單位的人類啊。

不過克魯曼在文章裡形容的依舊頗為動人,他說,一方面是訴諸美國人民的理想與良善,另一方面(共和黨)則是犬儒與政治算計;投票支持健保改革的人甘願冒著自身政治前途遭受打擊的風險,只為做對的事(這我不信就是了),而反對者卻在忙著預言民主黨將因此受創…對了,克魯曼在文章裡引用金革瑞契的話佐証自已,因為金宣稱這健保法案將像當年詹森通過民權法案一樣,造成民主黨超過四十年的不振,不過文末紐約時報的編輯加以補充,金在這專欄文章刊出後告訴華盛頓郵報他指的不是民權法案(不然那真的會太白目),而是另一個Great Society Policies,我發現台灣的外電翻譯似乎漏了這一部份。

最讓我感慨是另一個插曲,昨天在國會的大廳還是長廊,當密西根州的民主黨議員宣讀他和白宮剛協議出來的條文(主要是禁止新的健保補助墮胎,因為這位民主黨議員是反墮胎的,所以他起初打算投反對票),有一個聲音對著他怒吼" Baby Killer!", 但那時一片混亂沒人知道是誰嗆的聲,今天那位查理阿珠出來面對了,原來是一位德州的共和黨籍議員,他非常乾脆地道歉,他說雖然我還是對於這法案被通過幹的要死,但那時因為情緒高漲喊出來那樣的話仍是不對的,我完全沒有要如此指控我的同事的意圖,我只是反對將會補助墮胎行為的健保法案而已。國會是美國人民所選出的代表行使職權的神聖殿堂,我的行為深深褻瀆了他,事後我已經跟某某議員道歉了,在此也要對大眾表達我的反省與歉意。

以上是我憑記憶速寫的,並不夠真確,有興趣的人可以去NYT網站找來看。重點是,我發現美國政客說錯做錯了事,道歉時大都直接了當,不會在那裡東拉西扯硬拗。這幾年看台灣新聞,除了發現記者愛說"做了一個道歉的動作"這類的怪中文之外,就是明明被逮到的政客,還會死皮賴臉的在那裡閃爍其辭,逼不得已時才說:「如果這件事造成了這樣那樣的誤解或惡果,我個人"願意"道歉!」我不是語言學家,不懂什麼discourse analysis,但我相信對語言有最起碼敏感度的人都能馬上感覺到,"我願意道歉"其實就是根本不想道歉,要是真的願意你就道歉嘛!每次看到這種話就覺得很憤怒,被自以為聰明的笨蛋當笨蛋實在不好受。

再回頭來看那位德州的議員的表現,就會讓人覺得人家還是有許多值得我們學的東西,雖說咱們的健保可是比人家早十幾年就通過了呢!

總之說穿了這都是美國人的事,我們也未必享受得到,但我想還是值得觀注吧,畢竟先進國家代表的不正該是人類文明目前所能達到的最高標的嗎?

所以,再一次地,我要讚美 Google 這美國公司的決定(在他們後悔之前),

Yes,we can! Let's Go Google!



2 則留言:

Boo 提到...

Quote:"白冰冰女士的言論,無論質與量在在都令我反感五內,我決定在心中封她為台灣的Sara Palin"

Bravo !!! Bravo !!!

匿名 提到...

nine大陸有出,叫九人:美國最高法院風雲

另外stevens退休我覺得很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