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7日 星期六

"Because you need to bullshit a lot!"



(圖說:與本文無關,波士頓吃不到)

延續上一回道歉的話題好了。

那天看到新聞提到里昂証卷預測2012年總統大選造成爭議,吵了至少有三天吧?我看了原句才發現應該是三分鐘可以搞定的事。

而翻錯也就罷了,報紙編輯道歉澄清不就好了?何必在後續報導裡閃爍其辭,語焉不詳呢?

會不會是覺得直接道歉很沒面子,讓死忠讀者會因此不信任這報紙("連"翻譯都做不好…但其實翻譯一點也不容易),只是,一再打馬虎眼或斷章取義,難道不會讓公信力更低落嗎?

我忽然好奇起多數人會怎麼評判以下兩者的可信度:是發現翻譯錯誤之後即刻澄清道歉,讓人們了解自己並非全知全能的媒体,還是用不成比例的文字篇幅,將不同語言轉換時殊難避免的灰色地帶,加以擴大、模糊,然後讓立場傾向自己一方的讀者心理上仍有所依恃,進而確保這些支持者的"信賴"?

這還只是單一事件,如果形成一種危機處理的慣例的話,久而久之,人們又會選擇相信哪一個(附帶一提,我相信志玲姐姐欠繳健保這件事一定是無辜的XD )?

英文不是我們的母語,會錯意難免。我平常一天到晚跟同學同事依妹兒來去如家常剩飯,一旦要寫給Pablo以外的教授---哪怕只是約見面討論實驗的機會---就不免忐忑起來,既想學美國人直接了當的口吻,避免東方(亞州)人過度客套造成的時間浪費(有一位國師級的教授就說他不讀超過五行的Email),又怕矯枉過正顯得無禮唐突。

語言這東西像是一個人造的小宇宙,看似人為,卻自有其靈魂與規律,大概因為是長時間經由集体意志、經驗、選擇所澆灌出來的東西吧,像科幻片裡因發達的人工智慧而終究獲得"生命"的機器人一樣,到頭來人類不得不遵遁或尊重他。語言當然也反映了一個人的所思所想,與其說"you are what you eat", 我會更加同意"you are what you speak"。

昨天巴塞隆納大學A教授來訪,由我們實驗室負責接待,年初同學 B 才去他那裡兩個禮拜習得了許多有用的技術,因此大家格外親近。晚上在附近的 Deja Vu 餐廳吃飯,大概因為A教授是法國人的關係。Deja Vu是我有興趣的餐廳,方才答應一同前往,否則這週實在太疲憊了,想一個人靜一靜。A 教授雖然在美國與荷蘭做過博士後研究,但對此間大學的運作模式還是不大清楚,例如他很難想像他的老朋友 Pablo 要花這麼多時間爭取企業捐款,不知道原來畢業是有典禮的(他和Pablo以前在歐洲只是去註冊組蓋個章而已就了結),另外他也好奇我們這些國際學生是怎麼進來念書的,像GRE、GMAT或GRE-S這種東西更是聽都沒聽過。

泰國來的T與我都對 GRE 深惡痛絕,尤其在美國念大學的T,他 GRE verbal (語言部份)考的依舊非常糟,這時聽到連續兩年都在入學審查委員會的Pablo對A教授說道:「 GRE和GRE-S是很重要的指標啊,在美國,進到好研究所的學生這兩項分數大都要非常高…」 一旁的 T 忽然跳起來說:「靠,所以你們還是有設下限齁?可是對外都不認帳對不對! 」

Pablo說:「哪兒得話,我們真的沒設下限啦,不管你GRE分數多低,我們真的是一個一個看過才決定,只是每年六七百個人來申請,只取四十個人很難不選到分數高的。因為這東西的做法就是對每一位申請人的每一項條件給個分數,然後挑出總得分最高的那群,再作最後的討論,你可以想像當兢爭太過激烈的話,剩下的自然是各項評分都高的人選啊!」

但另一方面,Pablo也說:「我們對國際學生只看GRE-S,GRE verbal 機乎完全不看的,反正你大概也知道,中國學生那高到嚇死人的分數並沒有什麼參考值,if you know what I mean...(眨眼)」我趕緊自清說我 GRE verbal 考的很爛。「美國學生的話,要是GRE特別低我們也會注意,畢竟這不尋常---我自己是覺得沒有差啦,反正那東西對念物理的不是那麼重要。」

在座唯一的美國人B這時剛吃完他的龍蝦沙拉,說話了:「Well, actually,你知道上禮拜在APS (美國物理學會)年會裡有一場演講,是物理學會自己的報告,他們追蹤物理 Ph.D 們拿到學位五年之後的表現,結果你們知道哪一個入學條件和他們的成就有最高的關聯性嗎?」

「什麼?」

「就是大家鄙棄的GRE Verbal啊!」Pablo 拍拍T的肩膀說:「哇,你前途堪慮! 」

關於這個"研究"的細究B已經記不得了,大夥當然有許多疑問,例如說這是美國學生與國際學生通算的結果嗎?表現好與壞的判斷標準是什麼?那些高 GRE verbal 也高成就的畢業生其他入學條件怎麼樣?統計的結果是來自全美物理系還是某個排名區間的學校?或有沒有可能,那些表現出類拔萃的人本來各方條件就都很突出,GRE 對他們太過容易而沒有鑑別能力?就好比聯考時代(現在到底還有沒有?)考上第一志願的人各科自然都遠超過高標一樣,而你要是據此稱一個台大醫科的傢伙是三民主義資優生,我想他大概會覺得是一種嘲諷或挑釁吧。

這些簡單的因素 APS 應不至於沒有考慮到,所以我們假設B聽到的是有意義的結果,也就是說 GRE Verbal 好的物理學家的確更有可能出頭,那我們回過頭來看自己的老闆,情況又是如何呢?

「我當年來美國念碩士班時有考過GRE,分數比美國同學的平均都高,但我想這東西對講法文或西班牙文的人特別有利,你們知道英文其實可以粗略的分成來自拉丁文與昂格魯薩克遜文兩部份(例如Velocity和Speed 都可用來指速度),而前者,尤其是法文在現代英文裡,又特別是上流社會的語言,出現在GRE字彙或字首字根的機會非常之高,我們用猜的都能猜到個八九不離十。 」但其實Pablo的英文非常好,哪怕講與寫起來有一種外國人獨特的"腔調",依舊是非常好的英文,de 但他自己還是努力維持著每週閱讀經濟學人的習慣,讓英文不斷精進。

「嗯,想想也對啦」他想了一想自己終日忙著寫論文、改文章、給演講以及向各方爭取經費的過程「要在這個環境下生存真不只是靠懂物理或會做實驗而已,運用語言文字的功力對一個科學家來說仍舊非常重要…because, in my position, you need to bullshit a lot!

這篇小文獻給皓首窮經撰寫論文中的語言學家暨她人生的第一根白頭髮。

18 則留言:

Genki Tulip 提到...

也在美東存活9年了,我當年 GRE verbal只拿了1/3的score, 超丟臉都不敢提(就是說,比用猜的好一點點而已)。不過我也覺得讀經濟學人雜誌有幫助,前提是要對這些天災人禍的課題有興趣才行。

我總覺得出現在經濟學人上的國家通常都沒好事發生才會上頭條...

匿名 提到...

看完只想起在書局上班的親戚說的一個現象:最近到書局替孩子買書的父母,挑的都是些"如何學好中文"、"古文入門"之類的書(書名只是大概,不是真正的),據他們說孩子的英文成績不錯,倒是中文需要好好補一補。有對父母還說,現在能背得出一、二首唐詩的孩子,就算國文很好了。

becco 提到...

Hi Genki Tulip,

其實上經濟學人也有好的啦,例如這個就超讚的
http://www.flickr.com/photos/14221837@N06/4105413056/

不過你說的沒錯,通常都是比較衰小的事情居多,例如最近一期吧,講死刑爭議的文章裡,咱們的王清峰前部長就被提到了…

匿名 (come on!),

中文當然是需要加強的,或者說,任何一種語言,只要你會講,把他學的愈好愈能發揮效益是一定的。

不過我想所謂英文成績不錯,一來不表示英文真的不錯,二來,應該是以外語學習的標準而言,而中文有待加強,則指的是以母語或一個人的第一語言而言。

但總是是個好事,不然大家看報、看新聞、看部落格都會非常痛苦啊

Iris 提到...

去年考GMAT 拿650就已經不算高了 還全是靠數學
雖然 在美國唸大學快四年
也只能看華爾街日報不成問題而已
遇到GMAT這種標準化考試就慘兮兮

不過後來決定畢業後 直接就業 也沒用那gmat 申請研究所 白白浪費二百五

匿名 提到...

您好becco
抱歉 與"bullshit"無關

本人 近期將會把"craft"
排進美國行程一...

請becco幫我推薦幾道必點好菜^^

Thank you

TSUI

becco 提到...

Hi Tsui,

你是說紐約的Crafts Steak? Tom Collichio 開的嗎?

那家好像年初重新開張,改名為Collichio and Sons了 http://www.colicchioandsons.com/ 上上禮拜紐約時報的Sam Sifton有寫一篇評論,給了他三星,非常好的評價
http://events.nytimes.com/2010/03/17/dining/reviews/17rest.html



不過無論是這家或以前的Crafts 我都沒有吃過就是了。

becco 提到...

Wait,我搞錯了,原來Craft和Craft Steak是不一樣的,抱歉抱歉。

匿名 提到...

是的^^ Becco

本人要前往的是

"http://www.craftrestaurant.com/"
由於為全球前五十大美食
所以真是超盼望.............
另外為
"
Charlie Trotter, Chicago"
MMMMMMMMMMMMMM............

煩請becco 傾囊推薦
各為第一次踏入

THANK YOU A LOT..


TSUI

becco 提到...

Hi Tsui,

我不曉得Cartsrestaurant有入選全球50大耶,不曉得來源為何,但說真的,這類排名的事情不要太認真看待。

Charlie Trotter 因為只提供套餐,而且常在換,所以恐怕無從推薦,不然,你或許可以看一下敝小格上有關CT的新文章啊。

不過去了芝加哥,好像應該去Alinea吧?訂不到嗎?

匿名 提到...

HAHAHA........

BECCO

這, 名次還是很重要
因為 對於久久吃著名大餐的平常人
是為"虛榮"也
是一種自爽程式^^

Alinea 價格貴嗎??
除了這家還有其他推薦??

將重新審慎!!

TSUI

becco 提到...

Hi Tsui,

對不起沒說清楚,我的意思應該是,不要太專注在某一家媒体的排名,誠如你所說的,這些好餐廳等閒不易吃到,所以心裡總是會更加慎重,那不妨多參考不同的評鑑,交叉比對找出大家公認的好餐廳先去試。

我記得第一次要去法國吃好餐廳的時候也是這樣,絕對要找到米其林和Gault Millau都給高分的才肯去吃,哈哈。

btw, CRAFTS的"世界50大"的來源是?

Alinea當然是高價餐廳,跟Charlie Trotter同一級吧,但好像後者有便宜一點點,差別不大就是了。你可以上網查一下兩者套餐的價錢,他們都只有套餐,在同一區所以稅是一樣的,所以很好比。

匿名 提到...

MM.......
BECCO
是為" CRAFT"
NOT "S"...
應是兩家??

becco 提到...

對不起,是我打錯了。就是你說的那家craft沒錯。

匿名 提到...

IT IS OK

BECCO

ANYWAY 有錢吃 IS VERY 重要.........

還有一家 日本料理
"初花"
好像在MOMA 附近.....
也是當地企業二代愛去之地..HUMMMM

聽說比當地日本還好吃

...

TSUI

Starberry 提到...

Tsui,

Quote:
還有一家 日本料理
"初花"
好像在MOMA 附近.....
也是當地企業二代愛去之地..HUMMMM
聽說比當地日本還好吃"

Sorry bro, even though "Hatsuhana" was one of the better places 20 years ago when it first opened, but Japanese places has far exceeded it now.

For good sushi in NY you can try
Blue Ribbon
Sushi Yasuda
Kanoyama

I am not going to recommend Masa in the Time Warner building b/c prices are not very friendly.

More than happy to take you around NY if you are ever in town.

Cheers,

W

becco 提到...

I actually agree with Wilson.

匿名 提到...

MMMM

W:

WELLL

I SAVE MY PRADA BAG THERE FOR MY HUGE DINNER....
SO, even c/p price is not friendly, I will still try it!!

and if I am in town, maybe around end of June, happy to cotact you..
but i am OLD LADY....

My verbal not very well, anyway
thanks to w a lot..^^


Tsui

匿名 提到...

MMMM

welll

w:
I save MY PRADA BAG THERE FOR HUGE DINNER, even c/p prices are not friendly, I will still try it!!

and if I am in town, maybe around end of June, so.......
and my verbal not very well,
anyway, if I need someone hug..
I will contact you^^

happy always

TS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