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7日 星期六

爸爸(中中)


(本來又要偷懶的,但題目是「爸爸」,沒寫完不好意思,無後為大嘛!)

先嚐一籃麵包,除了有名的油蔥口味,其他麵包也都不錯---我常在想要怎麼形容麵包的美味,但目前為止還是沒有什麼好方法,所以很抱歉只能這樣說。

蕃茄與洋蔥的菜名非常精準,真的就是生蕃茄與生洋蔥攔腰切片,擺在一塊兒而已。

而且他們異常地好吃,蕃茄是碩大的牛蕃茄,紅豔多汁,有一種往各方向延伸都讓人感到飽滿的味道。頗難得,在美國蕃茄不算是廉宜的蔬果,並且以淡薄無味著稱。洋蔥是新鮮巨大的白洋蔥,生的但辣而不嗆,爽脆甜美,與蕃茄配在一起吃格外開脾,而且在心理上有點像是為接下來的肉食打個預防針,在膽固醇颶風來臨前把血管疏浚一番。至於那甜甜鹹鹹的獨家牛排醬(也是給你沾蕃茄與洋蔥用的),則可加可不加---唉還是別加的好。

生菜沙拉亦是同樣水準,說穿了是因為他賣很貴,所以用的材料好,自然就好吃。如果說吃 Peter Luger 能帶給我們什麼啟示的話,那就是「只要有好的材料,就算是美國人也可以做出好吃的食物」吧!

培根上來的時候妹妹建議我們和生菜一起吃,坦白說我捨不得。以前沒注意過這道菜,一來是一直認為來這兒就該吃牛肉、牛肉和牛肉嘛,誰注意培根啊---再想想平常是在哪裡遇到這種美國鹹豬肉的? Egg and Bacon breakfast、Bacon cheese burger 或是BLT (Bacon、Lettuce 、Tomato)三明治?生就一副配角的命。再者是因為平常來的人少,實在沒有食量再點其他菜色五。這東西也是母親去年第一次嚐試之後我才曉得的,今天終於得嚐,吃起來…怎麼形容呢,該說是一種豬立倫群的快感吧,在動物農莊裡至少可以當到副苑長。

這是一個廁身Peter Luger 眾多既名且貴的牛肉當中絲毫不顯遜色的菜,無論超過半公分的存在感,鹹味適中的豬五花透出的甜味,煎烤得酥香多汁的赤肉,以及肥而不膩的皮與脂肪---但不是(做得好的)東坡肉那樣棉軟酥爛的肥而不膩,反而像過年時,家家戶戶客廳常備的冬瓜糖被咬下瞬間帶給人的口感。
(培根,沙拉,蕃茄與洋蔥)

牛排與漢堡上來時妹妹跟侍者要了黃芥茉,我開始嘀咕「不曉得有沒有鹽花或岩鹽…」妹妹說沒有我早問過了,他們說鹽就是鹽。好在這其實沒那麼重要,如果要說乾式熟成的牛肉究竟比濕式熟成的"好"在哪裡,我想大概就是多了一層滋味罷了,這滋味各家不同,有時有火腿的乾香,有的類似肝醬的軟熟,或者就單純只是肉味更濃縮一點,更鹹一點而已---而PL的肉就是如此!

料理起來,乾熟牛水份含量比較低---想當然爾---因此解凍或烹煮都要格外注時間和溫度的拿捏,也因為這樣我覺得去信得過的餐廳享用比自己料理要來得妥當,畢竟大部份家庭難常冷藏著頂級牛肉,就算解凍得法,也還需要一個極其火大的爐子或烤箱,即便如此也容易搞得烏煙障氣的很是狼狽,尤其在冬天,你忍心讓整棟公寓的住戶們因為一塊牛排的完美火候,而被迫在寒風中撤出家園,等待消防隊員來解除大樓警鈴嗎?

目前為止我在PL只吃過 porterhouse,也就是丁骨(t-bone),也就是馬總統說與牛內臟、牛絞肉同樣都安全合法但吃無妨的食用肉,擴而言之,我相信馬的腦也絕對算。丁骨把肉一分為二,左右不對稱,較大的部份是紐約克,小的則是我們常稱腓力的部位---一箭雙雕也算是點porterhouse的一個好處---前者帶筋富嚼勁,後者則細緻清瘦,但所謂"清瘦"是一種表達相對程度的修辭,要是相信PL的牛肉會有"清瘦"的部位,那你不如天天吃牛絞肉便當、一邊開會並以此目豪作為競選政見好了。

問題是這裡連牛絞肉也很好吃啊! 我想馬總統可能是留學時來這裡吃過,留下一個太深刻的印象,才會覺得牛肉生而平等吧。漢堡上來的前兩妙我不禁略感失望:真的只是兩片麵包夾一片肉而已---世人在批評美國的漢堡文化缺乏內含時不就常這樣說嗎? Peter Luger literally 照辦了,直到香味傳出,我迫不及待把另一片麵包蓋上、張大嘴咬一口,嗯,不得不說,這"兩片麵包夾一片肉"堪稱一種充滿後現代趣味的裝置藝術,值得MOMA 列入館藏 。

(漢堡,午間限定)

紐約時報曾為文論及漢堡愛好者們評選的紐約漢堡前十名(這裡),PL 的漢堡出乎眾人意外卻也不意外地榮登榜首,這樣說吧,如果一個地方能做出最好的火烤牛排,又怎麼可能做不出最好的漢堡呢?只要有兩片(夠好的)麵包夾一塊(超級上好的)牛肉餅而已嘛, it's a piece of ...patty, but what a patty !

那回過頭來講牛排好了,porterhouse上場的陣仗總是令我回味再三,侍者拿白布握著厚重的白(灰?)瓷盤,把桌子中間清空並要大家閃開,"咚"的一聲放上桌,那沸騰騰油滋滋的熱力常讓我想像待會兒盤子拿起來應該會在那未上漆的原木桌上烙出一圈焦黑來。 緊接著看他手起勺落---沒錯真的用湯匙就行了---將肉分成一塊一塊條狀,一一放在客人面前的盤中,"want some juice?"什麼juice,溶融的牛脂罷了,所以是一定要的,此乃"霜降"繼之以"冰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