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6日 星期六

爸爸(中)

布魯克林的 Peter Luger 是創始店,離曼哈坦近,觀光客多。長島 (great neck) 這家開的較晚,儘管看起來也已經上年記了。

他的氣氛比較輕鬆---你能想像隨時走進去都有位子讓你挑的 Peter Luger 嗎?也或許因為這樣我們一直覺得長島店的服務口味都較佳,離妹妹家又只有五分鐘車程,想吃牛排時比自己在家做還快,絕對讓他有資格在 ptt 上跟鄉民說:「我覺得我家巷口的比較好吃!」

把車交給代客停車的當下,就已經聞到牛脂受熱散發出來的香氣了,光以氣味論,我一時真找不出比這更好聞的食物味道,像成熟愛文芒果的味道故然令人愛聞,但那純粹就是好聞而已,並不挑動人類的食慾,至於松露呢,不論黑白,與其說氣味芬芳還不如說是特殊,加上罕有的背景與附加價值才"吸引"著人們一聞再聞的,總之那都不像牛排的香氣,完全就是赤裸裸地往你的慾望中樞痛擊,所以說聞煎牛排而不飢腸轆轆者,是謂正信素食主義者。我想這類似"美麗"與"性感"間的差別。

當然牛排的素質還是要達到相當的水準才能散發出這種氣味吧。PL賴以聞名的是乾式熟成的USDA Prime 級牛肉,乃是這個牛肉生產大國所產的牛中之最---抱歉了美國和牛---PL的牛肉不但來自特約牧場,還自闢乾式熟成室來熟成他們,肉的挑選一向委由家族女眷來負責,百年如一,這不知只是傳統還是因為其細心,但侍者與領班清一色是男性,看起來簡直就跟餐廳一樣老了。

餐廳入口兩側的牆上掛滿了媒体剪報,我以為實在是多餘的。由於表弟不克前來所以我和前檯重新確認了人數也因此換了張桌子,繞一圈發現餐廳大約只有半滿,中午12點半呢!

坐下來,跟不冷不熱的大鬍子老侍者 Billy 要了開水與菜單,雖說識途老馬很少這樣幹,但為了給第一次來的爸爸翻閱,也顧不得矜持…或說裝腔作勢了。其實這趟爸媽來到美國哪一餐不是這樣?許多平常雅不願做的事情都能笑笑著配合了,像是拍照吧,我連拍菜都懶了何況拍人,而且那其實是從小我們親子間衝突的根源之一。

但爸媽難得來一趟,且是我來美國五年來第一次全家在美國團聚,想要留影的心情作孩子的怎忍心拂逆?無論他們是想要留念,回味,或哪怕是回台之後打算向親朋好友吹噓炫耀又如何,我距離那個被爸媽叫出來在阿姨面前彈鋼琴,還能自以為理直氣壯臭著一張臉的年紀,已經很遠很遠了。

另一個突破是換菜吃,三兩個人時就算了,但這回動輒七八個人一桌(那天家族早午餐多達12人,連訂位都難)還這麼做,我心裡仍不免怕被人另眼看待,一來怕失禮---即使我從不確定什麼是正確的禮儀,尤其是在美國這沒規沒矩的地方---二來,我真的還是會因為身在別人的國家而變得謹小慎微,格外在意他人的眼光,想來,也就是對自己的信心不夠,畢竟咱們台灣人民並沒有真正站起來啊。

妹妹遲到了,就好像家住學校附近的同學總是趕不及早自習,我從洗手間回來看到爸媽坐在圓桌的最裡面,爸爸看來一臉好奇卻又怯生生的樣子,每個動作都彷彿慢了半拍,媽媽算識途老馬了,前兩天又剛來過所以看起來泰然自若些。眼見平日在台灣活的怡然自得、虎虎生風的父母這一趟來到美國,或許因為語言、文化、環境的陌生或純粹因為年紀大了,而變得像是剛入伍的新兵,那心情實在難以言喻,想到未來的人生規畫不免更加茫然,或說更想要逃避去思考這一切了。

妹妹坐下來之後作主點了:蔬菜沙拉(三人份)、蕃茄與洋蔥(兩人份)、厚燒培根(三片)、Porterhouse牛排(三人份,medium rare),然後我猛然想起中午才有供應的漢堡,那當然要嚐嚐看,選了medium(5分)的熟度,接著侍者問我要什麼樣的漢堡,我滿懷期待的問:「還有什麼選擇呢?」侍者說:「也沒什麼,就只是看你要不要加cheese而已…」







6 則留言:

scubagolfer 提到...

很能體會擔心老爹吃紅肉,卻又想順著他、讓他高興的那份矛盾~~

becco 提到...

其實不只是對老爸老媽,我連對自己都開始矛盾起來了,真是歲月不饒人啊…

Bowen 提到...

兒孫自有兒孫福,爹娘也有爹娘命。別太擔心了。回去叮嚀王媽媽管嚴一點也就是了(噗哧)

becco 提到...

Bowen,

其實王媽媽這次也有點管不住自己…

箱子 提到...

深有所感, 但不是關於紅肉(我覺得連吃幾天還好啦), 而是您對於人在異境的心理狀態描寫非常深刻, 有趣的是, 這種感覺似乎不見得人人會有(我觀察很多留學生以及記得自己當學生時其實都還好), 但一旦有了, 整個人變得緊張, 最難的是, 如何才能重回輕鬆的狀態.

becco 提到...

我覺得對我來說很難,終究會有一種作客別人家裡的感覺吧。

在自己的國家會覺得什麼事都很"透明",彷彿活在光天化日之下,你多多少少知道人事物的來龍去脈,就算是其實不懂的東西也往往自以為"掌握"了。

在異鄉生活感覺像在深夜獨行,儘管有幾盞路燈、號誌或路牌可以指引方向,但身週大部份的空間都是黑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