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3日 星期三

爸爸(上)

我的爸爸屬牛,喜歡跟牛有關的東西,喜歡他屬牛的太太,喜歡吃牛肉,尤其是牛排。

但這也常成為家裡爭執的開端。幾年前的全身健檢發現他血壓、血脂偏高之後,妹妹和我對他的飲食就限制得格外嚴格了。人說年紀愈大,心性會愈像小孩子,好像也是從那時起,咱們兄妹對待爸媽的態度、彼此間的角色似乎開始反轉,一方面常限制甚至遏止,另一方面又得在他們鬧脾氣時哄著他們,在表現乖順時給予口頭鼓勵---包括讚美或多切一塊肋眼上的筋(油?)給他。

即使如此,偶爾還是會發生那種在前往溫泉旅館的路上,一家人在月台上嘔氣的情事,爸爸堅持要吃完那我們覺得並不怎麼樣因此沒必要浪費胃納的火車便當,搞得媽媽(和我們兄妹倆)火冒三丈。或許是因為是農家子弟,終究看不得把還能吃的食物丟棄吧,只是我們還是耽心吃得太多對身体造成的負擔。

其實我覺得他已經是一個很懂自愛的上年紀的老爸了,日常飲食習慣隨著年紀增長愈發清淡,加上原本就熱愛吃蔬果這點,會讓我們覺得那麼偶爾一點點的放縱應該沒關係吧。

只是這趟來到美國,他還是讓我捏了好大一把冷汗,我想這恐怕是近年來最盛大的一次「紅肉假期」,就像中學裡的乖乖牌學生好不容易考進大學之後,變得簡直是放浪形骸一樣。

當台灣還在前方為美國牛肉進不進口吵得沸沸湯湯時,他人已一溜煙來到美國牛的大後方,開始後方緊吃的愜意日子。兩個禮拜的旅程,他以紅肉為主菜的日子大概就佔一半:跨年的A Voce(羊排),四季飯店的早午餐(Steak and Egg),剛到姑姑家的晚餐(Prime Ribeye),妹妹的婚禮(Dry aged Fillet Mignon),Porterhouse NYC(Dry aged New York strip),Daniel(Elysian farm 羊排 )…到旅程的最後三天我們赫然發現,一路上不斷哄他把吃紅肉的"健康額度"省下來,以便我們帶他去"世界最好的牛排館"吃乾式熟成牛肉的把戲,早已經被他在唯唯稱是間雲消瓦解、暗渡陳倉去了。

「所以怎麼辦,還要帶老王去Peter Luger嗎?」我在起飛前72小時問妹妹。

「當然去啊,都到紐約來了,你忍心沒讓他嚐嚐看嗎?唉,反正讓他在這裡把今年的配額用光算了啦,回台灣要媽媽盯著他,然後每天打電話叫他運動!」然後妹夫就去訂長島店的午餐位子了。
















3 則留言:

Starberry 提到...

Thanks for the recommendations, will definitely check them out.

Speaking of steakhouses. Check out Wolfgang's Steakhouse (Not related to the famous chef) while you are in NY next time.

It's run by many of the former key members of Peter Luger and I actually choose that over PL now.

Take care,

Wilson

becco 提到...

Hi Wilson,

謝謝你的推薦,有機會我一定會去試試的。紐約牛排館多,其實許多人都會有自己的愛店,有時候我覺得很像肉圓或碗粿之於台南人那樣,實在有意思。

JaneYu 提到...

Igzen,

我看到你寫到你父親的身體狀況,嚇了一跳,雖然我明白上了年紀的人,會有類似的狀況,但你身在海外,想必會更焦慮些,我手上有個很不錯的網站,請參考:

http://www.americanheart.org/presenter.jhtml?identifier=1200000

當中最值得參考的是食譜的部分。或許你父母已知如何調理健康料理,但多一份可參考的食譜,也是不錯的。

祝福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