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5日 星期三

睡不著怎麼辦

記得小時候,大約是小學三年級以後吧,不知怎地以為自己已經懂得很多,於是就變得愛發議論起來。

有一天爸爸終於忍不住,說:「男孩子不要一張嘴成天到晚批評個沒完。」

我無意把自己的父親描寫的像偉人回憶錄裡的嚴父那般充滿智慧,因為我們都不是。但事後回想起來,還是慶幸他有這樣提醒過我,只是我恐怕沒有真的實踐多少。

那天媽媽在電話裡憂心忡忡的說,你在blog上那樣說人家(指之前洪蘭教授的事)沒有關係嗎?我想了一想,把文章先關掉了。

人在國外特別愛看國內的新聞一解苦悶,但看了只後往往只是往悶鍋裡添柴生火---你什麼都不能做。

這種例子隨便舉都有,從颱風預報風波,到醫科生啃雞腿,台大外文不採計數學,然後還有藝人與化名達爾文的傢伙在電台上對幹…反正看多了就會有股不吐不快的衝動,但吐完又怎樣呢,當然是更虛了。

當我們想提醒自己應該謙虛收歛的時候,卻看到許多人憑著一己的信念和在社會上的顯著位置講一堆奇奇怪怪的話時,坦白說實在很痛苦。為什麼有人會在公開場合想靠自己的意識型態或信念來詆毀、否定已經默默進行五十億年的自然呢?為什麼會有大學教授,一方面批評大學生不重視通識,卻又把取才的範圍變得更窄小呢?為什麼上了年記有點名氣之後的人,就會覺得自己所信奉的那套規矩或求學方式放諸四海皆準呢?

我們這一代的學生,學理工的,尤其學物理的,很少有人不受到Feynman的影響,我到現在還記得那時某個吃完頂泰豐的晚上,大人們還在餐廳聊天,我溜到隔壁金石堂閒晃,一樓的書和雜誌沒什麼新意了,於是到鮮少涉足的二樓。「你管別怎麼想」這奇怪的書名吸引了我,翻開來看到費爸教費因曼賞鳥的經過。當其他小孩向費因曼炫耀自己爸爸告訴他這個鳥那個鳥的名字時,費爸爸一點也不以為意地說:「我還知道這鳥在法文裡叫xx,在中文叫oo,在日文是…(全是他編的),但那又怎麼樣呢?就算你知道了這鳥在世界上的所有名字,你對他依舊一無所知。所以我們還不如來看看這鳥做了些什麼。」

「記誦事物的名字不是真正的知識」是小費因曼那時從他父親那裡學到的,我真希望那個回答不出史懷哲是哪國人的高中生,能夠這樣回覆口試委員或洪教授---這好像有點詛咒給別人死的感覺,換作是我我也沒這個膽量啦。

我也很好奇他期待學生指出讓他想念醫的"典範"能夠是誰?

如果回答黑傑克,或醫龍,或柴田教授,可不可以呢?就算是國父吧,國父有什麼不對嗎?他是密醫嗎?他上課啃雞腿嗎?

好巧不巧我就認識一個因為小時候崇拜國父而立志念醫的人,還在習醫之餘出了幾本叫好又叫座的詩集---不是像三民主義那麼無聊的東西,但一樣難背就是了---不曉得這樣的人是不是依舊缺乏"人文素養"呢?

因為他記憶力並不特別突出,可能早已經忘記史懷哲是拿哪國護照了。

13 則留言:

yuminsu 提到...

Dear B大,

老實說我還沒有GOOGLE或是WIKI前,我還真的不記得史懷哲哪一國人縮......當然我也沒有人家醫科生的程度拉(囧)......

不過這系列關於洪教授的新聞,我個人素有點懷疑,我的懷儀式會不會素記者斷章取義的機會比較大?你也知道PTT鄉民上面對於記者的評價的。

但如果這位記者記載無誤,似乎也不用太意外!這個就像在米國一般,有些人甚至是本土米國人,都會以為自己小小的TOWN就是代表全美國或是全世界,誰跟他不一樣就是錯誤的這種例子應該四處可見。紐約戰洛杉磯,東京戰大阪,北京戰上海,漢城戰釜山,台北國戰高雄,歐洲戰美國,諸多例子不也是這種以管窺天的真實事件嗎?

或許洪教授真的是憂國憂民吧?我們是該說萬幸嗎?很感謝B大的文章讓我也有深刻的反省!

還得再說一句,B大的感恩節炸火雞特餐,最高!!!

蟑螂妹 提到...

我有點不懂,為什麼關於洪蘭那篇文章需要刪除... 網路上對她更嚴厲的批評到處都是,你那幾句一點都不過份。
至於記者是否亂講,我也不確定。前幾日關於中研院副院長在立法院被罵的事情,藍綠媒體的描述差異很大,要不是我知道那位教授的為人,實在很難判斷哪個版本是真的。
洪蘭的新聞至少各家媒體的說法比較一致... 雖然還是沒辦法知道是不是因為媒體特別喜歡拿台大開刀,只要有一點台大的負面新聞可以寫就不會放過。不過,在各類大專院校和系所評鑑當中,起碼台大是少數在評鑑委員來訪時仍拿出完全的“真面目”待客、不作修飾的學校。

becco 提到...

蟑螂妹,

文章先關掉的原因是因為不想讓家母耽心而已。

至於真面目,好像台大也不盡然是那麼清白說: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115373/IssueID/20091125

Molly 提到...

世界上這種覺得自己的價值觀適用全世界的人,到處都是。哪怕是位於高位或路邊的毆巴桑。也許能做的只是盡量讓自己的下一代心胸更開闊

Bowen 提到...

「記誦事物的名字不是真正的知識」

突然想起金髮尤物這部片。店員以為 Elle 好騙,拿了一件過季的衣服去唬她。 Elle 沒有聽到名牌就掏出鈔票,她對布料織法一清二楚,然後就戳破店員的謊言了。

Bowen 提到...

還有,你是真的睡不著唷?

becco 提到...

Bowen,

你看看發文時間…假不了啊

壓力大,有的時候上床還在想東想西,很痛苦啊。

Yu-Ju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Yu-Ju 提到...

becco 大,
我也有這個問題. 不久前在whole foods 買了"coffea cruda"據說有幫助.也許你可以試試?不過我沒有詳查過side effects..

住在快樂谷的留學生 提到...

Hi,很喜歡您的blog.之前一直默默的當潛水客,現在浮出水面,因為我深知失眠的痛苦,想分享我的經驗.我之前嚴重到整夜都睡不著,直到快天亮才pass out.後來我發現吃蚵仔(我是買韓國出產的冷凍蚵仔,因為Wegmans的海鮮櫃店員跟我說新鮮蚵仔要看季節)炒青蔥特別有用,配飯吃完整個神經就安定很多,當天晚上吃完就可以很快入睡.我後來又在Wegmans的現切起士和火腿櫃買Swiss起士片(味道越強烈的起士片感覺越有效)和火腿片再搭拖鞋麵包,整個吃完睡神上身更明顯.提供給您參考,呵呵~~

becco 提到...

Hi yuminsu,

這次感恩節過的很開心,人多一些一塊兒慶祝更有節慶感。買來的火雞還不壞,紐約時報教的菇類gravy更是成功,紅酒燉梨這次做的比較有職業水準了---和四年前比的話。

也希望你有個愉快的假期!

Molly,

我覺得那些人就是"開放社會的敵人",雖然我同意一個社會需要某種有影響力的意見領袖,但目前看來似乎是一片荒蕪,有視野和洞見的人講的話只及於少數人,講話大聲佔有顯眼位置的卻又傲慢蠻橫,而且只因為小有成就就認定自己的那一套就是唯一、最好的一套,相當煩人。

這總讓我常想到倚天屠龍記裡的滅絕師太…最後教出來最強的弟子,大概就只能是周芷若吧。

Yu-Ju,

謝謝你,那東西你該不會是看"廚房裡的人類學家"推薦的吧,我也很感興趣。

快樂谷溝妹/弟,

蚵仔指的是oyster嗎? 冷凍的會不會有味道啊? 雖然wegman很厲害,但我覺得在美國買海鮮還是好難,感覺這裡連海水都比較腥…

不過昨天在布魯克林的一間日本料理店(zenkichi),吃到第一口紅魽生魚片真是…說來奇怪,那魚在口就像在控訴自己是解体於日本廚師的刀下,味道一整個久違了。

紐約真好,真是的。

快樂谷的留學生 提到...

啊,是我沒講清楚.我去Wegmans想買新鮮oysters,結果店員跟我說不要買,因為不新鮮.所以後來我就去Far corners買韓國出品的冷凍oysters.一包只有五六顆,本著做實驗的心態,結果發覺我可以接受.祝您早日擺脫失眠徵狀.

becco 提到...

謝謝啦。

不過我好像讓大家誤會了,我只是發文那天睡不著而已,倒還不到失眠的地步,但還是謝謝大家提供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