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1日 星期六

行路難,起床更難;起床氣,賴床更氣



今天小明傳了這個新聞給我看,據說是他們州長寫的,不曉得是否網路謠言就是了。

據說阿諾州長---你別看他一副魔鬼終結者的樣子---是一個很愛弄玩文字遊戲的人,可能這也是他後來選擇踏入政壇,讓他的 sophistication 有所發揮的原因。

其實我也喜歡耶,可惜W總是不欣賞我玩這些雙關語的技巧或品味,而我甚至還不具備一身橫練的肌肉,於是乎在她心中評價就更低了。

來到美國之後用中文的機會比較少,英文又非母語,老老實實地辭堪達意就偷笑了,也甭想裝什麼聰明文采。只是有時候遇到了不玩一下還是覺得嘴癢,下面是最近發生在實驗室裡的對話。

group meeting 時Pablo問大家有什麼事情,我問在座的人誰是最近一次用那個微量滴管(micro pipette)的?

Pablo:What happened?

我:It sucks...well, I mean it doesn't suck now.I guess some sucker from the outside just dipped it into acetone again.

另一件事發生在今天下午,我忽然發現從以前(在台灣時)到現在,所有我所用過最好、最貴的鑷子都是瑞士製的,於是問其他人是不是也有同樣印象? 果真沒錯。

Javier: But why? it doesn't seem to be so hard to make.

(這時候李家同教授應該馬上跳出來強調基礎工業與技術的重要云云…)

我說: Because the Swiss are picky.

Michele: Becco (他當然不是這樣喊我),this is b-l-o-o-d-y true. I can't agree with you more.

嗯,我知道。對一個娶了瑞士女孩而且丈母娘及女孩的姐妹一天到晚來訪的義大利人尤其是如此吧。

去睡了,明早有個研討會,朱天文、劉克襄、董啟章、鄭培凱以及台灣留學生界頭號網路轉寄文「行路難」(就像韓良露的那篇「機場牛肉麵好難吃」般的經典、有影響力)的作者柯裕棻都會來呢,該去聽一聽的,總之希望我能先克服「起床難」這一關再說。

1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行路難」對現在的留學生來說,尤其是那些只有一年program的學生,又以西岸學生為最,大概已經很難引起什麼大的共鳴了。

becco 提到...

匿名君,

你說的沒錯。我最近問了在加州念書的高中同學,他們對這篇文章完全沒概念,相較之下東岸的同學據說總會收到不只一次的轉寄(為何我沒有?)。

雖然我住的州總是會下雪,不過這篇文章對我來說「寫得好」較之「共鳴」的部份大非常多,而且我甚至覺得是對女學生,尤其非理工科系者,特別有感覺吧。

總而言之寫的很好看,不管行路難不難、女不女都值得看他。

匿名 提到...

我只是覺得現在的留學生比起前人,幸福太多。大部分出國唸書的人,因為家境優渥,其實出國也是吃喝玩樂、到處享受為主。對這些學生來說,唸書不是重點,體驗一下國外的生活反而是最重要的。因為出發點不一樣,他們自然也就很難想像博士班苦讀的樣子。這種現象東、西岸並沒有太大差別。我認識一些今年剛來的新生,只有一年的program,每逢假日就是出遊、開派對。時間過得很快,再幾個月就要畢業了,不好好把握時間享樂,也是對不起自己。反正碩士班學位基本上並不難拿,台灣家人要的,也只是看到你的畢業證書罷了。純粹抱怨,因為看太多一直說國外很難生存,可是又一直玩樂的學生,所以覺得轉寄這種文章已經失去意義。如果硬要說作者的文字寫到自己心坎裡,那就有點太勉強了。(撇開出國求學的出發點不談,連在紐約市區、波士頓市區都要開車行動,哪來的行路難...我看是找車位難吧。)

Yu-Ju 提到...

becco 兄, 你真的見到柯裕棻了 嗎?我很喜歡她的文章,以前常逛她的中時blog,不過現在新文少了.
對我來說,我覺得"行路難"是指"讀PhD的研究之路"-- 那不知實驗/論文能否有一天撥雲見日的徬徨.而大雪,似乎是種讓你更鬱悶到谷底的背景. 我想對我們在Boston苦熬過的一群,實在心有戚戚焉..

becco 提到...

Yu-Ju,

我要哭了,你說的話對我來說比文章還有殺傷力…

果然是同行/同學,今天才知道隔壁實驗室一位很厲害(我覺得是我們那層樓最強的一個傢伙)的學長,花了十年才拿到他的學位,十年…

蟑螂妹 提到...

難道因為我在西岸,所以沒被轉寄過這篇文章?

我不清楚西岸這篇的理工學院博士生狀況;以文院來說,“行路難” 的描述確實很貼切。沒有實驗室的夥伴、所有的研究都是一個人進行。寫出來的東西好不好不像自然科學一樣有比較客觀的評判依據;一面需要有足夠的自我批判精神,一面又得有足夠的自信來肯定自身研究的價值、作為繼續往前的動力。美國的狀況還好,歐洲的人文科系博士生往往承受更大的孤單。許多文院的教授有自以為是的毛病,或許也是這種環境所造成。

看到那些快樂遊玩、撒錢的台灣碩士生(這裡真的還不少,大多是為了來這裡混個學位然後在矽谷找工作、辦移民,另外還有很多所謂“新娘學校”的台灣女生),有時會覺得他們很膚淺,有時又很羨慕他們可以不用想那麼多...

話說回來,對於“玩樂高於唸書”、把留學當遊學的碩士生,我還是很難認同。或許是我年紀大了,和年輕小朋友的價值觀已經很不一樣,兩年前在PTT 英國留學板上批評這種現象時,還引來不少罵聲...

becco 提到...

蟑螂妹,

我想,人各有所好啦,各自尋得開心最重要。

人家也好想有大把大把的錢可以撒啊。

Yu-Ju 提到...

becco,
真抱歉,別哭呀..(流汗)
你也知道我們都是在絕望中求得一線生機的, 所以別太悲觀. 我慢慢發現,作這行耐性很重要..如果長期受挫,讓自己失去思考的耐性,其實無形中浪費更多時間..
大家都加油!

becco 提到...

Yu-Ju,

我對手上的project一直很樂觀,唯一令我感到悲觀的是我的partner,他太悲觀了,我真的很難跟悲觀的人一起工作呀。

蟑螂妹 提到...

兩年前我們學校有個台裔的博班女生失蹤,搜尋好幾天以後發現是自殺。不知道為什麼,這件事情在全國新聞炒了好幾天,熱鬧程度和今年的耶魯兇殺案有得比。

那一陣子,校內的廁所到處貼著小告示,提醒研究生有狀況就要去找學校的心理醫生。當時只覺得有點小題大做,最近才發現學校裡有憂鬱症的研究生真的很多,更不用說有在看心理醫生的。我老闆總共才收過不到十個學生,就有兩個得了憂鬱症,這個比例實在是...

becco 提到...

這種廣告感覺各校都有,大家壓力都很大啊。

VT槍擊案發生之後,此地的報紙來訪問學校學生,有人回答:我也很耽心這事會發生在我們的校園,因為這裡太多人不快樂了…

研究生念到後來人變怪怪的很多,只差有沒有機會爆出來而已,或許我也是---我的blog愈來愈無聊,就是一例。

匿名 提到...

好歹B大還有美食可以吃....
我連美食都吃不起...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