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1日 星期一

【地緣小食】太爛Cafe,太好飯館(中)

我問同樣愛吃辣子雞的泰國人 Thiti 知不知道 Thailand Cafe,他說 "It sucks!" "我五年前去的,賣的泰國菜全是假的!"

最近太陽更烈了一點,這位祖父母來自中國的泰國同學晒的更黑更接近我印象中的泰國人,批評起泰國菜也顯得更有說服力。

我是在路過店門口多次之後被菜單吸引進去的,恐怕連姑且一試的心情都談不上,只能算是週六下午兩點所剩無幾的選擇之一。想不到店裡的客人竟還不只我這一桌,要來了菜單,同時發現小白板上寫了菜單之外的菜色,算是今日主廚推薦吧,每次去日本甚至台北的日本料理店總是會有這種菜單外流出版的菜色,對不諳日文的我來說實在很難忍受,簡直想學美國人來告店家歧視了,但如今情況反轉,我也樂得享受一下這種同文同種帶來的便利與優越感---如果有的話。

先要一個夫妻肺片,再加了一個麻婆豆腐配飯,點菜的大叔說那點商業午餐吧,多附一碗湯還便宜了點,嗯,會這樣替客人著想的中菜餐廳此處並不多見。

夫妻肺片裡牛腱、牛肚、牛心該切該拌的俱全,辣油、花椒油和麻油充份沾滿了材料,本來嘛,(我猜想)比例好的夫妻肺片就該這樣"油光閃亮",如水乳交融的夫妻,比起那種看來比濕淋淋、盤底還留一攤湯水的誘人許多,畢竟誰想吃同床異夢、貌合神離的肺片呢?哦對,最後撒上切碎的花生米而不是整顆下去,多了這一點手續讓香味更分明。

商業午餐附的"酸辣湯"殊不足道,飯菜本身到是令我感到非常超值。當然我無緣嚐到四川的道地風味,但若以傳說中麻、辣、鮮、香、酥、燙為準,除非我對上述幾個形容辭的理解有錯,否則我會說Thailand Cafe的麻婆豆腐應該是我所嚐過的版本中比較到位的,相對於坊間糊辣成一團或亂勾亂欠的麻婆豆腐,這兒的麻婆有一種抖擻的氣質,味道剛烈而層次井然,現點也現做出一種類似詹醫師所謂的"邊緣銳利感" (我覺得這辭和"擊中"一樣,都是我識字以來所遇最傳神的形容)。

這樣的一頓午餐真讓人印象深刻,隔了一天的週一,我又故意沒帶便當,多走幾步到Thailand Cafe買了6.99的成都辣子雞外帶當午餐,便當在活動中心的座位上一打開便看到滿是豔紅油亮的乾椒,火氣混著花椒的香麻味撲鼻而來,這絕不是你該在辦公室享用的東西,西方人聞到那種食物的味道會抓狂,況且吃完之後在密閉空間久久不能散去我自己也受不了。雞肉切得介於雞丁與雞柳間,應該有抓粉過油,嚼起來外香裡嫩,美國的雞肉大多難吃,有時並不見得比那些練肌肉的人喝的蛋白質補充劑能多多少實物/食物感,重口味的作法至少可以遮遮醜,乍看之下,雞肉是藏在乾椒之間,如果你以為這是偷工減料那就錯了,我以為這東西好吃就好在那些乾椒逼出來的香氣,至於底下墊的青、紅甜椒丁則是讓味道更均衡了一些。

我後來陸陸續在這裡吃了幾次,尤其有朋友約了外食的時候就藉機試試他們別的菜,發現無論是樟茶鴨、口水雞、乾煸四季豆、尖椒溜大腸、毛血旺等等都各有值得一書之處---但不是在這裡----總之我可以說這些菜要我一再點來吃也完全沒問題(尤其樟茶鴨, and maybe not 毛血旺)。有幾個菜我則一直刻意不點,直到喜愛他們的W來了以後才嚐試,像成都涼粉,似乎還比老四川的味道更好一些,後者的涼粉狀況偶有不穩,失之過"脆",在碗裡拌一拌之後就變得瑣碎了,另外 Thailand Cafe 的醬料味道也比較活一點,不死鹹,難得啊在美國。

那天去的時間晚,不想點太多肉,但光吃炒青菜也說不過去,於是點了白板上的肉末豇豆,這卻意外成了我們的最愛。豇豆就是台灣的菜豆,尤其是瘦長因此吃來比較堅硬脆口的那種,這道菜拿切成米粒大小的豇豆、肉末和一點乾椒同炒,真是噴香下飯,但不只是豇豆和碎肉而已,仔細一瞧發現還是有花椒粒,但昏暗的燈光底下我說不準那究竟是一般的乾花椒或是生的青花椒,總之與平常花椒被入菜時的滋味有所不同,但是來自花椒的香味沒錯。

說到青花椒就不得不提一下春野郭主義老闆的拿手菜椒汁白肉,那真是上次回台灣最令印象深刻的味道之一,或許正因為太過懷念,才在心底一廂情願地希望這豇豆肉末裡用的也是同樣的東西吧。

(有關吃的大多寫完了)

2 則留言:

Starberry 提到...

Becco,

Well, not eating things like that for lunch is also for productivity in the afternoon. Haha, I would feel sleepy if I had eaten heavy food at lunch time.

You are lucky to find a good Chinese place though. Moving from Toronto to Manhattan, I actually thinks that Chinese food in Manhattan sucks. It's annoying that I have to travel to Flushing to find good dim sum. etc etc. *sigh*

I just want a place that has 酸菜大腸 and 椒鹽龍珠

Btw, I never mentioned this, but I really appreciate that you study sciences for sciences sake. (At least that's what it looks like in the blog). I always see kids who do physics so they can get into a bank, and that annoys me somewhat. It feels like they are taking a spot of someone who actually likes sciences.

Cheers,

Wilson

becco 提到...

Wilson,

倒不是推薦真的有多好的中菜,只是,住在美國能吃的就這些,寫出來的文章也就這個樣子了。就盡量趨吉避兇而已啦。

Manhattan再差還是比這裡好上百倍,而且去flushing也不遠。

關於去銀行的物理學家,其實,據我所知很多是不得已的(至少我認識有這種打算的都是這樣),當年誰不是抱著滿腔憧景進來呢,能夠從事創造性工作(創造智識)我相信對有這種傾向的人絕對是心底最高的call,但因為景氣、資源或自己的能力,最終不得不放棄的大有人在,其實是萬不得已的。

搞不好有一天我也是其中之一,但我對錢的概念太差,數學又不夠好,還真不知道能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