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5日 星期三

重量級奶罩!

重量級的奶罩終於寄到辦公室了,我望著手上沉惦惦的包裏,對沿途的爆乳洋妞再也無暇他顧(誤),只想騎鐵馬飛奔回家。

大家應該跟我有一樣的困擾吧。早晨,睡眼惺忪地進到廚房,在煮咖啡、烤麵包、煎蛋與培根的過程中漸漸甦醒,接著在桌上把果醬打開擺好,最後拿起抹刀往奶油盅裡左翻又攪---卻是一片死寂,剎時間起床氣又重新籠罩凝重了起來。

沒有什麼比冰冷的奶油更宜於冷卻人們一天的熱情的。

當然你可以打從一開始便把奶油從冷藏庫中拿出來,甚至放在烤箱上徐徐溫熱、軟化他,但剛起床誰會把標準作業程序記那麼清楚呢?或者利用麵包上的熱將他融化吧? 試過你就知道,要不是一刀刺進麵包柔軟的白蕊,就是折損了烤得香酥鬆脆的 crust (端視你吃哪一種麵包),總之貼合不到那半融著的油滑奶油塊表面上去。如果你堅持跟那塊依然冰冷的奶油奮戰,結果往往就是把下面的麵包壓實,糟蹋麵包師辛苦醱酵、揉捏出來的膨鬆彈性。

有時候這奶油塊沾滿了麵包屑,遂淘氣地隨你狼狽的刀面滾過來又滾過去,像滑壘失敗的跑者用釘鞋鏟出來的那塊草皮。奶油與抹刀、麵包間的互動,甚至讓人聯想到那個已經被抽掉棉被卻還賴著床、不情願地在床上翻來滾去的傢伙,看著看著讓人想去睡回籠覺了…

好,有一個釜底抽薪的辦法是讓麵包更熱,這下就沒有僥倖閃躲的餘地了,問題是化為一灘黃油被吸進麵包裡的奶油還有什麼好吃呢? 你費心挑選布列塔尼的手搖奶油為的不就是那滑順潤澤的口感嗎?高達百分之八十的乳脂呈現出的氛芳要依托在這樣的口感才相輔相成,道理跟拿菜配酒是一樣的。

於是你問自己,難道就沒有一個兩全齊美的辦法,讓人能夠省時、省事,並且優雅地享受一頓美味的早餐嗎(幹,這下終於知道我老是錯過校車的原因了)?

當然有,最簡單的辦法不外乎讓牛奶保持在室溫(二十幾度左右,抱歉這裡是新英格蘭),這樣一來不但柔順好抹,而且乳香似乎也更突出。講到乳香,我認為奶油不宜放冰箱的另一原因是他會吸味兒,吸什麼味兒,吸食物的味兒,吸自己大家生活的味兒,吸雞鴨魚肉奶蛋蔬果還帶各色香料的味兒,反正久而久之那奶油搞不好就可以直接融化當萬用醬汁了。

只是奶油放在室外應該容易餿掉,我沒嚐過,總之氧化是免不了的,而油脂氧化總是不可能好吃的。不過,若你以為我會為了這一點阻礙而失卻前進的勇氣,或放棄在奶油身上再抹一層果醬的企圖,那請容我向您脫帽致敬,這是一個真正美食家的堅持與作風,遺憾的是我令您失望了。

上禮拜好不容易快要結束掉一條接近前面所說的"準醬汁狀態"的奶油。於是在超市挑了一款布列塔尼來的奶油,滿漂亮滿可口的,更讓人捨不得再用那皺巴巴的密保諾(ziplock)保護他(因為好貴
)。於是上網搜尋"butter dish",卻意外地發現所謂French butter keeper 這玩意兒!

寫太多沒有意思,請看下面從amazon抓下的圖:




所以說,這butter keeper 僅利用清水來隔絕奶油和空氣,便足以延長奶油在常溫下的壽命了(至少三十天),又因為油水不互溶,所以奶油並不受水的影響。就講到這兒吧,過多的解釋是在汙辱古代人的智慧,這樣簡單又聰明的東西據說十四世紀就有了!

這一年,新英格蘭的所謂夏天好像就只是大約一週左右、白天氣溫曾超過三十的日子,上上週從實驗室騎車回家時赫然發現八點之後又要點上頭燈了,還有夜晚河邊沁涼的氣息,簡直就要讓人嚐到空氣裡的秋意了。

我上亞瑪遜買的 butter keeper 恰好在這樣的天氣裡來到,之前耽心要是真的熱起來,即使用了這個,不放在冰箱,真的能保全我那嬌弱的奶油嗎?如今這層擔憂可以推遲到明年去了。這東西比我預期得要大而且重(大約可放半杯的奶油,amazon上有更小的,感覺更理想),我買的是跟上圖裡一模一樣的 stoneware (粗陶器),Le Creuset 也有出火紅色的butter keeper,只是感覺那像是要把懷裡的奶油給融化似的,於是沒買。

而今已用了一週,奶油和我都沒事,除了每三天要換一次水之外,使用起來沒什麼不方便的。於是我像往常一樣吃完早餐前去無塵室,在機器自顧自地緩慢運作時把文章寫到你現在看到的地方,關機回家。

然後心情頓時覺得悽慘了起來。

不是因為沒能寫像網友 Cainli 那些高科技的廚房神器,而只堪對著生鐵鍋、醒酒器或奶油盅這些難登大雅之堂的小玩意兒作文章而自慚形穢,是看了台灣淹水的新聞,忽然覺得寫這些東西真是一點價值也沒有,從一開始的故弄玄虛,到中間對著不過是一塊奶油的強說愁,以及意外發現這古老的小發明的欣喜,對比之其他受苦人們生命中的大悲慟,終究是像極了熱麵包上的奶油,註定要融化的。







給想買的人:
http://www.butterbell.com/

或直接google "butter keeper"

10 則留言:

aires 提到...

如果這些小玩意兒觸發人思考, 感悟,
怎會一點價值也沒有?

這篇, 至少感動了一個很懶講話的人留言.

becco 提到...

東西本身是滿有價值的啦,我買的那個才八塊錢,好用的咧。

有一件事情我疑惑很久了,就是…這裡究竟有多少是所謂潛水的版友?

要是還在部隊,我就要來排隊報數了。

提到...

雖然我完全同意你對冰奶油很難抹在麵包上的見解 (+100) 尤其這裡是加州,冰過的奶油跟氧化的奶油一樣難吃,但是!!

你這個奶油盅,真的比不上 Cainli 的廚房神器想要讓我砸錢的慾望 XD

(逃)

蟑螂 提到...

這個東西真的蠻好用的,只是對於單獨住又不會天天吃麵包的人而言,還是太大了,一個月也吃不了這麼多。

becco 提到...

雪,

我完全了解啊。

但 Cainli 住的是東京是東京啊!!!

蟑螂妹,

有小的可以買
http://www.amazon.com/Norpro-Mini-4-Piece-Butter-Keeper/dp/B0001LFPCQ/ref=pd_sim_k_1

becco 提到...

我剛想到,關於大小容量的問題。

1,這東西並不要求你一定要完全沒有空氣,那是不可能的,但總之外層的水能隔絕內外,也就是說能跟奶油反應的空氣量是有限的。

2,就算你堅持要讓水完全貼到奶油表面,也不代表你永遠要保持在盛滿的狀態,只要奶油是從底部開始填滿,那就不會有問題,只是水的量要多放一點。

3,要怎麼樣讓他確定從底部填滿? 我想最簡單的半法是放進去之後,稍微加熱一下你的容器,讓裡面部份奶油近液態,再重新冷卻凝結就行了。

Jane Yu 提到...

這個東西實在很有創意,
台灣似乎沒見過。
這對於熱愛早上食用奶油的我,
真是一大福音。

關於最後一段,
我想,
在自己的工作崗位認真做事,
貢獻自己能力所及(包括捐出自己的東西),
這是我目前想到的想法。

淹村一瞬間,真的讓人落淚。

becco 提到...

不過台灣實在太熱了,適不適用不太敢斷言。

Genki Tulip 提到...

潛水的版友+1

說起奶油,衡量它的熱量後、再看看和跑步機上跑20分鐘的熱量,我只好默默跟它說881...

Cainli 提到...

Becco說到重點了,我住的地方可是擠滿了全亞洲最閒的家庭主婦群的日本。XDD

家庭主婦每天閒閒沒事就是在廚房,當然家電廠商要發明很多新玩具,來滿足廣大的家庭主婦需求呀~~

我只不過是搭個順風車而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