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8日 星期日

Let's go 羊薊 (game set)

洋基隊今天晚上以六比五險勝雙城隊,穆西納(Mike Mussina)惦惦地成為球隊勝場最多(8)的投手。身為資淺的洋基迷---應該算吧?這兩球季只要台灣有轉播我就有用slingbox看,幾乎看了他們八成的比賽---我對於成名已久的穆西納 Moose 愈發欣賞,現在要我去紐約買票看球,是不是小王先發已經不太要緊了。

很多人都知道Moose不但是一位勝績超過 200 的大投手、頂尖運動員,其頭腦與口才也是一等一的,他 Stanford 經濟系的背景也因此常被人提起,熱愛甜食的習性也令人(我)喜愛。尤其年老力衰後,Moose 已不再用氣力去拼搏,而改以頭腦和打者週旋,其價值就亦發突顯了。

不曉得是不是心理作用,我總覺得他在投手丘上顯得"神氣內歛,眸中英華隱隱,顯然內功著實了得",不像年輕氣盛的中南美州投手那樣殺氣騰騰,卻往往摧折很快。

大聯盟中名校出身的選手所在多有,Moose的小隊友 Ohlendorf 出身普林斯頓,最近投得不怎麼樣的Ian Kennedy是南加大的畢業生,隊長Jeter當年也拿到密西根大學的入學許可(對不起我目前只熟到洋基),但那是在美國。要是有台大醫科的學生去打中華職棒,多數的父母恐怕得先送醫。

其實能在某一個行業做到尖頂的人,像是MLB選手之於職業棒球吧,學歷通常只代表個人生涯的某種選擇或際遇而已,楊絳和錢鍾書後來在巴黎斷然放棄對學位的追求,因為那樣佔去太多他們讀愛書的時間, Jeter 大學沒念完,但是誰會覺得他有任何一點遜於Moose? 至少傑西卡艾巴、瑪麗亞凱莉或Vanessa Minnillo 絕不作此想,而我打賭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所謂名校生會非常願意拿自己傲人的學歷來換 Jeter 的"履歷"或其女友們傲人的三圍。

我自己從小就是四体不勤,反應遲鈍型的人,因此對身手矯捷、協調性一流的人特別羨慕。頂尖運動員不僅四肢發達,頭腦比起一般人更不簡單,心理素質則強大地驚世駭俗。對這點有疑問的人不妨上youtube看蔡康永與朱木炎、陳金鋒的訪談,另外村上春樹的「雪梨」請務必看看,會得到非常寶貴的啟發與靈感的。

帶領芝加哥白襪隊在2005年那個球季奪得世界冠軍的白襪總教練基恩( Ozzie Guillen )說:「比起一堆哈佛天才,我更聰明!對一個十六歲到美國,卻不會講英語的孩子來說,你必得聰明,才能存活,」基恩這麼描述自己:「如果你把那些念哈佛的丟到加拉卡斯市(委內瑞拉首都)中心,他們兩三下就掛了;但你如果扔我進哈佛,我肯定可以活的很好!」(註1)

講到哈佛,再回來談咱們的新總統(註2)。繞好遠呀!

當然也不是不理解大家對一個英語流利的總統所抱的期待。電視上何嘉仁美語那票小朋友英文演講的廣告告訴我們,這絕對是令小朋友開心爸媽欣慰的事。要是我從小也能講那麼標準的美語,爸媽一定也非常驕傲。

英文講的好代表的是什麼?可能這個人有語言天份,耳朵特別靈敏(所以咬字與發音準確),可能家裡送他去的那家兒童美語辦得特別好,可能他運氣不錯沒遇到美國或澳洲來的無業遊民,白天教書晚上去pub把崇拜洋人的台妹那種。當然也可能代表他是個用功認真的人,但這比較保証他成為一個聯考英文考得好但未必講得通的人,咱們沉潛中的陳前總統就屬此類。

總之,雖然有陳水扁這麼一個缺乏說服力的例子(甚至是反例),我仍然要說,英文流利所代表的一切都不見得與其人能不能成為一個好的政治領導者呈正相關。

可是有人大概會說,英文講得溜得人看起來感覺還是比較厲害呀,在國際場合也顯得比較稱頭,well, you know,這未必有意義,就像"Well" 和 "you know" 一樣。

當台灣之子做總統時,國民關注的焦點在台灣一個小島,當英文流利的馬總統當選之後,我們的世界觀變成只有中國---仍舊和國際觀扯不上邊。

得魚忘荃,得意忘言,言既然能忘那就請別堅持你其實沒那麼拿手的外邦語言,讓最重要的"意"易得一點,對大家不是都好嗎。

否則就算能把英語講得像何嘉仁美語廣告裡的小朋友那樣欠揍,也不能改變什麼的。

(完)


與這第三篇無關的前兩篇

Let's go 羊薊(一)
Let's go 羊薊(二)

註(1):引用自詹偉雄「球手之美學」,遠流出版

註(2):早就已經不新了,不過方才寫作業遇到瓶頸,看了一下blogspot裡的草稿,發現這篇很久以前開始寫,我以為一直沒寫完,於是漸漸失去寫完他的興頭的文章看起來似乎是完整的嘛,就決定貼出來算了,畢竟如果中間還有什麼是原本打算要填進去的,我也已經忘光了,可以當作沒發生。

會從幾十篇沒完成的草稿裡拿這篇貼出來,其實是因為受了前幾天(台灣)電視新聞的刺激,某電視台(忘了,但我猜是中天馬屁台或東森)不知從哪裡訪問了馬英九的師長還是故舊,提到馬總統會背整部論語,很厲害耶,把小魚嚇得不知如何逆流而上,甚至令北一女的學生不敢再穿泛綠的制服上學(高中時常聽到關於這所學校的神奇傳說,例如月考要默寫古文觀止之類的,常令我們驚駭不已)…總之記者就跑到台大文學院去隨便抓人來訪問,問到一些歷史系或中文系的學生們,論語第一篇是什麼呀?答不出來的人自是一臉尷尬,答得出來的則繼續被追問,那你會背嗎?

沒有,一個也沒有,於是記者就下結論說我們的總統國學素養如此之佳,如今大學生的程度竟低落至此,教育部長是不是該著手檢討改進一下云云。

我要是那學生,一定賞他一聲「幹」。




4 則留言:

蟑螂妹 提到...

哈哈,那個是中天的腦殘新聞
作為台大歷史系的畢業生,我看到那則新聞的時候也很想罵腦殘記者...

becco 提到...

果然!

Jane 提到...

換個角度來說
原來歷史系竟是被人誤想得如此窄化
還頗令同為歷史系畢業的我
感到愕然

匿名 提到...

http://www.gsr.org.tw/chatKey/Default.asp?actionV=40159&PageNow=0&mode=dbView&ViewCount=1&sysid=08122900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eca2c010065eo.html


funny president... new educational policy.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