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2日 星期四

【嗆聲】驚世學生(中)



(回來好累,本來不想寫了,但早上聽說又有同學要辦簽証,決定趕快寫完他)

八個禮拜是不能接受的,所以我得冷靜下來看看該如何是好。

首先,我手上還有效期到今年八月的簽証,回美國不成問題,只是放棄這次簽証面談意味著八月之後就不好再離開美國,或說一出境就得繞回台灣重簽才進得去,但那時恐怕也需要八週,或看過去三年的趨勢,屆時可能更長(No, we can't!就這點而言,我不覺得歐巴馬上任會有什麼差別),而我看不出在整個Ph.D期間有任何放八週假的可能,除非把論文帶回家去寫,但究竟是何時畢竟說不準。所以別說渡假了,我根本連要離開美國參加學術研討會都不能,這對我的求學生涯太傷,也對不起系上每人每年一千美元,而且可以roll over的補助。

所以唯一的選擇就是去碰碰運氣,過不了就拿原簽証返美,這次的簽証申請費就當丟到水裡。

但是慢著,我現在不記得第一次拿F1,被作背景審查時他是不是有把我的護照拿走了,這樣還是不行,那我乾脆就別去算了?想到從此要被軟禁在美國直到畢業就心有不甘,預訂面談前一天,我們吃著表弟扛回來的的依比利火腿,聽他口沫橫飛地講行旅見聞,我感傷地連火腿裡的榛果香氣都聞不到了。無奈在美國就預約好的面談日是回來之後的第一個工作天,所以也沒辦法打電話去問AIT。

面談的前一晚,也不知是時差還是緊張,我睡不著。索性來準備面談所需的資料,一方面把履歷表往窮極無聊平庸處改---用他來找工作申請學校大概會全軍覆沒---同時寫了一份文件(淺白地)詳述我的實驗計畫,並且在心裡反覆演練面對面談官的說辭,直到天亮。

預計面談的時間在早上九點半,我一直到九點才電話打進AIT的簽証專線,回答我問題的女士態度非常親切,但卻無助於冷冰冰的事實。

「是這樣的,我的F1是八月到期,請問我現在來更新會不會太早?」不會,沒有問題。

「我記得上次簽証時有被審查過背景資料,不曉得這次如果又被選中---因為明明就有背景與我幾乎一模一樣的學弟,很爽快地就拿到五年---要審查,大約得等多久?」小姐問了我的名字調出我的資料,告訴我這次不會被"選"中,而是我一定會,只要曾經被判定需要審查,從此就都要審,以目前的流程,需要的時間最少是八個禮拜! 我頓時覺得有些人處心積慮想要拿到綠卡或美國護照,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事。

「噢,那這樣我就不用去面談了嘛,反正我不可能等八個禮拜。」再見了,我熱愛的祖國福爾摩莎,再見了日本溫泉旅館,喔,還有,再見了小野二郎,你我此生無緣,再見了美國之外的地球,咱們畢業之後再相見吧。

「嗯,其實也不見得。」電話那頭的小姐補充說:「我不會建議你就這麼不來了,這一切還是面談官說了算,因為既然你三年前做過一次背景審查,也是有可能這次就不需要了。再不然,情況緊急的話,也可以經由另一種特別的流程,這樣大約就只要一個禮拜就好了。」

「哇,真的嗎?」我心中又燃起一線對自由的渴望,往AIT走去的腳步不由地加快了。

「嗯,還是和面談官談一下再決定要不要撤回申請比較好。」我的VISA的天使說。

「對了,我還有一個問題,假設,我是說假設,我被判定要作背景審查,無論是八週還是一週的那種,那等待的那段時間護照會被你們拿走嗎?」「不會,會先還給你。」「OK,所以你們不會把我護照扣住然後不還我對吧?」「不會啦,你放心。」於是我就放心地與 W 在門口道別,滿心期待地進入AIT,心想最不濟還可以拿現有的簽証回去美國,我覺得,這已經夠好了。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下)...等..了..好久了...請行行..好...別..吊胃...口了...

becco 提到...

呃…我都忘了還有這篇說

匿名 提到...

很感謝你的經驗
我很想回去一趟 但是也很擔心visa
看起來你是拿到了說

becco 提到...

啊,抱歉,我沒想到這點。

如果你有任何疑問,請email給我
joelbecco@gmail.com,我很願意與你分享我的經驗(雖然不怎麼好)。

寫文章比較費時一點,所以常常拖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