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2日 星期五

綠豆糕

家人從台灣來,為我帶來最多的總是吃的(好啦,除了"愛"之外)。除了必備的茶葉(表哥特選)、咖啡豆(爸爸自己烘的)與麻油(北港某相熟店家用國產黑/白芝麻冷壓)還有西螺的蔭油或油膏之外,這次還多了幾樣以前沒吃過的甜點,出發前母親得意地告訴我要帶她目前最愛的綠豆糕來,我聽了眉頭一皺,感覺上回吃綠豆糕所殘留的不好的豬油味還在嘴裡似的。

儘管他們大多是很美味的,但我並不那麼贊成家裡買綠豆糕來吃。他們常太油太甜,吃一個不滿足,吃兩個太超過,而且為了做出吸引人的香味,豬油常放的很明目張膽,多到連我這不主張為健康犧牲美味的人都力挺不住。

據說宋人朱由曾在雨天拜訪友人,受友人款待以新製的、時稱棗泥芒餅的甜點,怎知那朱由談興大起,那芒餅便不及食,直到天色漸闇該動身往下一處去時雨勢未歇,朱由隨手抄起適才墊芒餅的厚紙蓋在頭上閃身遁入雨中。後人考証這就是中國歷史上最早出現的油紙傘原型,而朱由當時吃的棗泥芒餅也隨著油紙傘的迅速普及而聲名大噪,人稱朱由糕是也。

所以當媽媽這樣說時,我不禁在電話中不耐煩地頂撞:「厚,你又買那個x記的豬油糕囉?真是說不聽耶你…」但這回他一反往日的羞愧,反而像抓到我小辮子似地:「這次不一樣,人家是素的,很清香很好吃,聽說馬英九的女兒每次回美國都要去這家店買好幾盒帶回去慢慢吃說!」疑,媽媽怎麼會知道,難道馬家小姐也是什麼"人氣美食部落客"之類的狠角色嗎?你也知道政治人物的親屬拿人錢財幫人喬事的新聞近日來所在多有…

這回的綠豆糕是台北虎林街一家叫三統食品的鋪子做的,我過去從沒聽過,但糕上模鑄有「三統」兩字,豈難道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乎?好吧,那也難怪人家要不辭辛勞的扛回美國了。

怎知這綠豆糕還真如母親和妹妹宣稱的一樣好吃。作為主体的綠豆仁磨得既勻且細,質地鬆香乾爽,形体卻完整緊實,真不知道怎麼維持的。因為不放豬油,綠豆本身的清香加倍突顯,卻不大剌剌地,反倒呈現出一種幽長的韻味。至於中間那層棗泥可真薄,薄而勻,延伸到四個邊角都有,看來純粹是增香提味之用,不走"爆料"路線。我雖不知道品味是個什麼東西,卻仍不得不說這是一款品味非常好的甜點,做的人懂得節制與收歛,讓成品的風味英華隱隱。

包裝上說這是「宮廷點心」,雖然聽起來有點俗氣,但仔細想來還頗貼切,至少,他像那種好東西吃多的人在味覺反樸歸真時會特別欣賞的東西。

今晚,結束一週馬不停蹄的工作之後,我參加了本地凝態物理中心的派對,雖說食物難吃(但無限暢飲的各色 Samuel Adams 還不錯),我仍言不言衷地感謝主辦人 "這派對真棒,食物好,飲料好,音樂更是一流!"最後一點是真的,他們從學校爵士樂社團雇了個三重奏來演出一整晚。終於,我回到家,泡一壺茶,小心翼翼地從冷凍庫拿一塊綠豆糕出來,在等他慢慢回到室溫時寫下前面的話。

我吃著綠豆糕,邊想要是把同樣材料交到per se 的老闆 Thomas Keller 手中,他做出來的甜點應該也會是這樣,然後謙遜地說 "I give you the mung bean cake per se."

4 則留言:

sue shu 提到...

您對三統的解讀我沒意見,但我為千里迢迢扛去美國的馬英九女兒打抱不平,
不知您對三級貧戶的女兒,還沒結婚就在美國買房子 有沒有任何評論.

becco 提到...

not to you

Alison 提到...

到你的BLOG有相見恨晚的感覺。
前兩天從「宅女小紅」連到「廚房裡的人類學家」後,再連到你的「唐蔬宋廚米麒麟」,喜歡你的food writing 我手寫我口!
也對你的文章很有共鳴(紐約24小時、壽司之神、哲學的慰藉等),一些沒吃過的餐廳,則是充滿了期待(米淇林餐廳系列)。能夠把你的BLOG加到我的最愛,是這禮拜所發生的最棒的事,謝謝你!

下禮拜就是中秋佳節,今天吃綠豆糕正逢時!
不知道三統綠豆糕口味你推薦哪種?
(三統還有推薦甜食嗎?)
http://www.threeunify.com/html/front/bin/ptlist.phtml?Category=139001

becco 提到...

Hi Alison,

很高興我寫的東西能給你帶來一些樂趣,不過,這禮拜才過一半,我相信還會有更好的事發生的XD

三統我只吃過他家的綠豆糕,至於其他的就沒嚐過也就無法推薦了,不好意思啦。

我也好想吃綠豆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