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8日 星期五

韓國感恩節


母親和妹妹來參加表哥的婚禮,所以今年的感恩節第一次可以和家人一起過。

中午吃了火雞之後覺得實在是夠了,晚上趁送妹妹去搭車之便繞進曼哈頓,原是要吃一風堂拉麵的,但正當我們迷路途中(我以為自己在曼哈坦,但其實是在布魯克林的同一個地址)打電話去詢問,卻被告知已經要打烊了,什麼嘛,這與上午得到的資訊完全不同,看來日本人來美國也學會擺爛。

開到近34街的Penn Station時我說:「韓國人那麼拼,現在去韓國街一定還有得吃。」所以無視於W對著對面 Macy's 的吶喊從 6th Ave. 繞上32街。我沒去過韓國,但街上滿滿的鐵窗文字讓人不可能認錯,當然也少不了打扮時髦的韓弟韓妹---偏義複辭---乍看之下她們大都非常精緻美觀,維持齊整,並且以一種"沒有特色也是特色"的肅然吸引人們的目光。

我們一開過 Gahm Mi Oak 十公尺就見到一個車位,感恩(節)啊!這是C兄推薦的韓式小館,有點居酒屋的味道,我想零下五度晚上十點吃這韓國療癒系小食實在最適合不過。

扣掉圖的話,菜單其實只有一頁,東西選擇不多,於是點了下面這些


Sul Long Tang,白色的湯頭是牛骨熬出來的,湯碗裡有麵和…白飯! 我的天啊,韓國人該不會是要告訴我們日本人拉麵配炒飯的吃法也是他們發明的吧?這湯清鮮而醇,上桌時並沒有放鹽,可以用桌上陶罐裡的粗海鹽調味,桌上讓客人自己加的青蔥也新鮮肥嫩地令我意外,不禁多加了一些。在冬天,這「酥龍湯」一喝下去馬上讓人從龍骨開始酥軟活絡起來,通体舒暢,不愧是招牌。


Dogani Moochim ,一端上來的時候我們就聞到撲鼻的麻油和辣椒粉香氣,食指大動。沙拉裡拌了新鮮的水田芥(watercress,西洋菜)、小黃瓜、紅蘿蔔和切絲的蔥白,不過主角當然是溫熱的滷牛筋和金錢肚。這是道剛柔並濟的好菜,紅椒粉、辣醬、大蔥的沖勁被牛筋牛肚的「阻尼」消解,再被麻油特有的柔和且帶暖意的香氣收攏,我想以後每次來都會點他。另外據妹妹表示,這菜只合在現場吃,打包帶回家味道就差了。

晚上十點半實在不該吃太多澱粉,但我終究忍不住點了他家的 Bibimp Bap,我這人好像上韓國館子沒點 Bobimp Bap,一顆心(或胃)就會像老美上中菜館沒叫春捲或甜酸肉一樣憋扭,真的很土,但沒辦法。

我是抱著將要以長柄鐵匙用力、並且很不順手地要刮起鍋巴然後被燙傷的心情等待這道菜的,沒想到端上來的竟 是一碗平靜從容的拌飯,沒有歡騰的嗤嗤聲、沒有要讓人摘眼鏡下來擦拭的油煙、沒有蛋汁盈盈的荷包蛋,也不期待你的使勁翻炒,說真的若非中間那點肉末,我會以為這是素的。

雖然不諳韓文與韓國料理,但從圖片裡的食物看來也知道這下絕不可再把 Bibimp Bap 翻成「石鍋拌飯」了。有別於此間一般韓國館逕自丟一擠瓶 (squeeze bottle) 的紅醬給客人隨便加到飯裡,Gahm Mi Oak 只給我們一小碟的醬料,很節制。


光用看的,我必須承認一開始是有點失望的,想不到拌了一點辣醬吃幾口,卻愈吃愈有味道,一口接一口停不太下來,母親也說這拌飯比其他地方的好喫。我想大概是因為辣醬味道好,加上碗裡幾味(我)不知名的菜蔬與海藻類,該醃的醃該炒的炒,沒有馬虎從事所致吧。

拌飯醬料碟子的另一格是類似味噌醬的東西(裡面還有些我沒有細細分辨的東西),其實說到這兒才講到我心目中這一餐的要角。

平常去韓國菜館,點完菜第一件事就是等侍者端一大堆小碟子盛著的小菜,大約六到八樣,算是檢驗一家韓國菜水準的地方。小菜裡少不了我們最熟悉的Kimchi,我是說那種醃得紅紅的大白菜,這會兒在 Gahm Mi Oak 也不例外,但唯一的不同是,他就只有這一樣小菜!

好,我的話是有點誇大,其實還有另一碟,兩根綠色的牛角辣椒以及一顆大白菜接近心的部份,侍者告訴我們直接剝下來沾那味噌,辣椒不用說是極辣的,我沒多吃。至於那白菜心,剛拿到時還不敢相信店家會就這樣丟顆菜心給我們,想或許是有水煮或醃過什麼的,結果並沒有。單剝葉子入口,嚼起來固然乾淨清爽,但無論如何不算太特出,妙處是在沾醬之後,這白菜心的葉子變得異常清甜而滋味飽滿,其變化之戲劇性好比拿當季節野味配上單寧堅實的上好紅酒,不要太老的。

C兄說 Gahm Mi Oak 的大白菜乃是特約農家在墨西哥高原種植的,小弟不諳韓文,找不著餐廳背景資料,更不可能向侍者求証,但吃了幾葉這沾醬的白菜後,竟激動地很想對身邊的韓國同胞們說:我願意從今以後相信你們!

至於白菜比較外層的葉子,大概就是拿來做這盤 Kimchi 了吧。過去嚐過的韓式泡菜也就是大家熟悉的那樣子,衝辣中帶著略微尖銳的酸味,口感就像大家常用來形容韓國人的一樣,"剛烈",而要是一不小心吃了太多辣過頭的,隔天早上就得用另兩個同音字來描述…

一般來說這種泡菜是用大白菜加入辣椒醬、蔥、蒜頭、水果如蘋果或梨子這些材料下去醃製,講究、地道的還會加入海鮮諸如生的蠔、墨魚或蝦以增加鮮味。所以理論上好的泡菜應該酸辣鮮甜兼而有之,醃的愈久味道愈好。

Gahm Mi Oak 的泡菜是我目前吃過最喜歡的,印象中那種駭人的辣與酸味並不顯著,反倒是一種---這樣形容韓國泡菜還滿奇怪的---「醇厚溫潤」的味道令人會不知不覺連吃下好幾口。泡菜是由一位侍者在餐廳後方自一個大缸中取出整(半)顆再用剪刀剪成小段盛盤的,仔細看泡菜在盤裡的形狀姿態,發現他剪得多是大白菜底部較厚實的部份,薄而綠的葉子末端比較少,但他並不像習見的泡菜那樣好似直挺挺地等在那邊被人硬用辣醬或辣椒粉沾上而來,我想是因為醃得久,肥厚的菜葉才能毫無勉強地在盤中任意捲曲成形,在口中卻依然能保持清脆甜美,這大白菜的品質是剛才才確認過的。

我不是韓國菜的專家(應該說任何菜的專家都不是),沒實際做過並且缺乏足夠知識,但從這盤泡菜總是讓人可以感覺到一種製作用心,按部就班的感覺,而且食物在上桌經過足夠長時間的催化。好東西自己會告訴你他好在哪裡,我從小就這麼覺得。

這是當晚我最想打包帶回去的菜,偏偏韓國館子是不允許這樣做的(其他菜可以,唯有 Kimchi 不行,因為他可以一直續盤)。

我們步出餐廳,發現在感恩節的午夜,連紐約街頭都顯得冷清,除了少數幾家參與黑色星期五大特賣的店家門口開始出現隊伍之外,多數的人們都已在家休息。唯有這韓國街依舊是歡騰熱鬧,24小時營業的餐廳(包括 Gahm Mi Oak )、卡拉ok、指壓美容、搞不好還包括了整型外科,依然是高朋滿座,人聲鼎沸,更有節慶的氣氛。

我想或許有一天,他們可以考慮把感恩節拿去當作自己的傳統節日,然後,把屈原和端午節還給我們。

9 則留言:

emilly(阿美) 提到...

[我想或許有一天,他們可以考慮把感恩節拿去當作自己的傳統節日,然後,把屈原和端午節還給我們。] 嗯嗯...拜託了~~

看到這段文字, 與篇名相呼應,
讓我笑到肚疼, 請允許我做好文分享,
並附上網路連結, 謝謝嘍
(先謝先贏嘍...^^)

becco 提到...

阿美,

別客氣。

Becco

提到...

我也不是韓國菜的專家,但是吃過很多南北加的含狗餐館發現如果點 Bibimp Bap 都是上碗裝的,如果是石鍋的話是叫另一個名字,英文會特別寫石鍋。

becco 提到...

我想起來了,好像是Dolsot Bibimp bap

Cainli 提到...

日本會混用。
有的會寫明是「石焼ビビンパ」,但有的韓國餐廳只有寫「ビビンパ」。

端出來是一樣的東西。

反而沒有石燒的很少見咧。

匿名 提到...

"Sul Long Tang"韓國人應該稱之為"雪濃湯"
三年前在MEGO推薦下在首爾吃過一次,驚為天食,美味極了
http://blog.yam.com/megohime/article/2519981
下次如有去首爾進修講學
不訪ㄧ試

Sherry

becco 提到...

Hi Sherry,

謝謝你提供的正確譯名,至於我寫的那個,是自己開玩笑亂叫的啦。

韓國總有一天的會去的,搞不好是今年喔。

becco

匿名 提到...

給版主一點建議 可不可寫到餐館名字的時候 順便也附上地址 這樣我就不用再去google了 謝謝
晚上要去吃韓國菜了 耶

becco 提到...

當然,盡量。

也歡迎吃過的人留言補充,這樣大家都可以看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