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4日 星期五

太瞎

學校新蓋的奈米中心非常漂亮,設計師是西班牙人,把新舊建築融合的不錯。另外很棒的一點是進無塵室不必刷卡(我皮匣裡的門卡實在已經太多了),而是在入口掃描使用者的眼睛來辨試使用者。

不曉得這在其他地方例如竹科,是不是很普遍的事,總之第一次使用的我覺得真是高科技啊,像要進入什麼了不起的機密設施似的。

但有件事困擾了我好一陣子,那就是打從受訓開始,我便發現這門禁系統對我極不友善,別人掃瞄一次就進去,我卻得來來回回,調整距離和角度,歷經三番四次的失敗才進得了,非常尷尬---尤其後面有人等候時。

上禮拜一個寒冷的清晨(也沒很清,七點而已,只是現在入秋了所以天還暗著),我一個人在機器前端詳了半天,凝視掃描器中反射出自己的雙眼,終於明白這一切困厄的成因。

是我的眼睛太小了。

簡單說,是眼瞼"視窗"最寬處比眼球虹膜部份的直徑還短,因此機器掃不到完整的圖像,知道這一點之後我每次都得把眼睛撐得老大,簡直是目眥俱裂地進無塵室,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我是因為實驗進度太慢而怒氣沖沖咧。

據說當年外公第一次看到襁褓中的我的第一句話是:「這孩子的眼睛怎麼像是拿牙籤在紅龜粿上輕輕劃出來的一樣?」因此從小就被母親嫌,母親那邊的親人都生的好看,偏偏我的眼睛像到父親這邊,國中生物課學到性聯遺傳的概念,那時我想眼睛大小一定也是其中一種,而且這遺傳非常強勢,我們家族自曾祖父以降,所有男丁無一例外地都是這種小眼睛,無論怎麼嫁接插枝都改變不了---台灣農民再厲害,終究無法逆天行事。難怪國小時爸爸第一次去母姐會,老師二話不說就喊他「 W先生好!」

在台灣時我不以為意,還誇稱這樣目力比較集中(另有一說是目光如豆),直到來了美國才發現大事不妙。上面的例子已經對我的學業與研究生涯造成阻礙了,這還不打緊,更糟的是在人種繁多的校園附近還容易發生認同上的問題---不是我自己,而是韓國人的。

剛到的美國第一個禮拜,就受邀去參加台灣同學會辦的Potluck,地點在一個活動中心,不巧在同一棟建築裡也有韓國學生的聚會,一推門進去拐了個彎,就聽到幾個人笑盈盈地用像是廚房裡鍋碗瓢盆掉到地上砸出來的那種Ki-Ling-Kuang-Lang-ching-chong-chian-chian 的話對我說了一大串,本來想回一聲「幹」,但覺得這字眼太過鏗鏘,恐怕更讓人以為我是高麗同鄉之一,只得作罷。據朋友說臉型,膚色固然有影響,但最致命的還是那雙眼睛,真的是說什麼也挽救不了。

忽然想到2002年世足賽在韓國打得火熱時,我人正在羅馬,韓國隊接連"氣走"義大利和西班牙兩隻傳統足球勁旅,從此我在義大利的日子變得非常難過(這段故事我有寫過嗎?好像沒有),但西方人分不出亞洲人的臉孔本來就不令人意外,同為亞洲人還搞錯就真的太扯了。

可能是從此身為一個正港台灣人的氣勢就餒了吧,後來在美國這種理所當然被當成韓國人的事件層出不窮,心寒的是連最親愛的人也拿這個來笑話於我。而這年頭美國大學的外國學生裡,幾乎是中國、印度與韓國學生三分天下的局面,要躲也躲不掉,加上美國的韓國餐廳便宜又好吃,我們三不五時總想去嗆辣一下,然後被嗆回來…

韓國人老愛把一些東西收歸己有,只是像屈原、孔子或王建民什麼的也就算了,粽子或其他四大發明要搶去我也不在乎,但要是連我這種無名之輩也不能放過,那就真是太超過了。

面對這一切窘境,我不是沒想過借助現代科技---像整型或割雙眼皮什麼的---來改變,問題是我這人對整型一直抱持相當鄙夷反感的態度,大約像是 Alice Waters 女士不小心咬到基因改良的碗豆或注射荷爾蒙的雞一樣,覺得這種外貌是「人工養殖」而非「野生」的,哪怕比較容易入口,終究還是假貨。

今天在Wholefoods買野生小脖子蛤蜊(Little neck,緬因州附近捕撈的,好吃而且不貴,村上老兄在他那尋找什麼貓的方法裡有提到)遇到一同修量子固態理論的韓國美眉,點頭打了聲招呼,心裡不免想:「這麼好看,我猜這尾大概又是養殖的吧」,哦,對不起,我指的是眼前的Halibut。

總之我覺得,要是韓國人都那麼愛整型,有一天,是不是絕大多數的韓國人都會擁有一雙水汪汪的大眼呢?當這小眼睛的特徵從他們的形象中被除去時,就再也不會把我當成他們的一份子了吧。

我.拭.目.以.待。

7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心寒的是連最親愛的人也拿這個來笑話於我--->這證明了他是個誠實的人 沒有為愛盲目

Starberry 提到...

Maybe it's because we had different majors... b/c.... I almost saw no Koreans when I was in school. (Class of 06)

Cheers,

Wilson

GBC 火星熊貓 提到...

問問你學校有沒有想要改裝指紋辨識, 這樣就沒有眼睛太小的問題. 如果有, 我飛到那幫幫你們裝, 順便去看一下養殖的韓國妹. (the ones in LA were pretty hot)

箱子 提到...

所以搞半天韓國人是眼睛小?這許多年來我只覺得是他們臉大... 

太好笑了。

becco 提到...

一切都是相對的,唉

eviany 提到...

等我回台灣也要去割雙眼皮、然後去打玻尿酸,看各種可以整的都去整了!

YA!

becco 提到...

聽起來好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