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5日 星期日

Churrasco a Rodízio (巴西烤肉)食後感

今晚和實驗室同事們去這家 Midwest Grill巴西烤肉店慶祝老闆拿到第一筆 Grant (研究經費補助),在葡萄牙餐廳 Casa Portugal旁邊。我依稀記得在台灣時所謂的巴西窯烤還開過不少間,但都沒吃過。

心得:

1,無論牛小排(short rib)、羊肉、肋眼、蒜味沙朗、培根雞胸、雞心、豬肉以及各種香腸,都烤得外香裡嫩多汁夠味,所有我寫過關於烹調紅肉追求的境界,巴西人在一柄長劍上幾乎破得乾乾淨淨,好似令狐沖大俠使獨孤求敗的劍法一般。這東西真是充滿純粹吃肉的快感甚至耽溺---耽什麼溺呀,文謅謅的好不討厭---一整個過癮!

2,我大概吃了兩禮拜的紅肉配額,而巴西來的 Leonardo 吃的至少是我三倍多。我真的老了,不再適合吃到飽餐廳了。

3,雖然巴西人吃這東西都配啤酒,但我這時最想配的是加州 Zinfendale 或冷泡的綠茶,甜點則應該把冰淇淋換成薏仁綠豆湯。

4,下次記得帶自己的鹽去配,例如粉紅色的葡萄牙福爾摩沙海鹽。

5,吃這麼多東西,所以從家裡走路往返(各約二十分鐘)剛好,但下次記得不要跟 Michele 一起走。在去的路上跟你講一長串証明pi(圓週率)等於一的詭辯,回家的路上又跟你講超導体的傢伙,真令人吃不消。

6,這裡的炸香蕉吃起來頗像地瓜。中國人拔絲那一套巴西人是永遠學不會的。

7,巴西女孩真是了不起的物種,跟他們的烤肉一樣豐滿腴美,洋溢肉慾的原始誘惑,連肌膚都被陽光與基因上色到正好,上禮拜去看巴西與委內瑞拉國家隊的足球友誼賽(現場比賽)時就看得我們眼花撩亂,心旌飄盪。今天的女侍們也很精采。Leonardo 說:「我用生命跟你們打賭,你在這餐廳看到最正的女侍,一定都是巴西xxx城來的,不信等一下問給你們看。他輸了。

8,Leonardo繼續跟我們吹噓祖國的妙處:全國女男比60:40,他住的那個城市更高達二比一,連物理系的女男比都高達一比三,這.怎.麼.可.能?但他堅持有數據為証。他評論說義大利女孩也很好看,例如羅馬的(這點我和大學同窗澳客先生都同意),可惜的是,她們都沒有臀部…Michele說:「放心,生完小孩就有了---要五毛給兩塊呢!」

9,沒人知道「臀部」的正式英文怎麼講,Britt 和 Andy說是ass,我說butt,但 Michele 都不同意:Suppose you are speaking to a queen, what would you say my friend? 忽然覺得歐洲人實在好有文化。今天才知道 ”Johnson” 另有其他意思。

10, 赫然發現自己身處電視上常拿來取笑科學家的某一種情境。一堆平頭、戴眼鏡並身著短褲球鞋與乃至於黑色長襪的男人(或打扮像男人的女生),在酒吧或晚餐桌上爭論三萬英呎高空為什麼不能用手機,如何在沒有航空公司高級會員身份下升等到商務艙甚至頭等艙,以及,媽的又來了:如何証明圓週率等於一(註1)?

11,Andy說他都直接問櫃台有沒有空的頭等艙坐位可以讓他坐,然後升等。Britt說,我不帶登機箱時會晚一點上飛機,經過商務艙時看看空位仍多的話,就挑一個坐下來。以上討論的是國內線。我說,美國學生真的勇敢又有自信,要跟他們多學習。

12,Pablo 在接待過兩次日本人之後跑去印了盒名片,以免"失禮",今晚剛好拿來當 Michele 的計算紙。我才知道原來(至少在咱們這行)學術界很少人在遞名片的,連印都沒印。

13,上禮拜,一位名叫安德魯的學生被REU(research experience of undergraduate,暑假從其他學校來做實驗的大學部學生)計畫推薦來我們實驗室做短期研究。這些學生來自全美各地(像安德魯就來自亞歷桑那大學),多半是有志於進研究所的高年級大學部學生,程度相當不錯(比同一時期的我好太多了),昨天 meeting 與今天在餐桌上旁觀他的言行,感觸五味雜陳。

這是他們建立人脈、獲得好推薦信的機會,因此在meeting上力求表現引起大家(尤其 Pablo)的注意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在這兒只有短短八週時間。但是,在週六的晚餐席間問起申請學校的取捨標準,引得大家捲入各種有關GRE、GPA、推薦信或履歷表的討論,一方面讓我覺得同情---畢竟我們也都曾經歷過那段廝殺---但又不禁有點厭煩地想別過頭去…看漂亮的女侍們。

14,大家決定下週起努力工作,明年九月去參加在里約會議。只是,我拿得到簽証嗎?




註:那個argument是這樣的,假設你有一個半圓,半徑為"甲",半圓弧的長度就等"拍甲",這時你把那半徑分成兩等份,以每份為直徑再各畫一個小的半圓,那麼每一個小半圓弧的長就等於拍乖以二分之甲,也就是"二分之一拍甲",重覆下去,當你將原有直徑分成乙等份,總共就會有乙個小半圓,每一個弧長為「拍甲除以乙」,當乙趨進無限大時,圓弧們就趨進於原本的直徑甲(想像這些無限小的半圓變平成一直線),但另一方面,總長等於拍甲除以乙乘以乙,分子分母的乙消掉,你得到總長等於"拍甲=甲",所以"拍"等於"一",科科。

10 則留言:

Eric 提到...

臀部用"buttock"夠正式嗎?

becco 提到...

Eric,

我查了一下,buttocks、bottom、rump、posterior、rear、backside都可以,另一個不正式的說法是behind

匿名 提到...

europeans would prefer to call it a "derriere".

-T

Vigo Baby 提到...

(潛水一陣子,讀到第九和第十忍不住浮出來留言……)

幾年前有家半導體測試儀器公司的 MarComm 給他家工程師設計制服,預備在某次產品發表會上穿.制服是背後印著"Your Backside is Our Business"的 T-shirt,想當然爾,沒有人敢穿.不過據說原本是要印在 boxer shorts 的後面……

becco 提到...

講到不敢穿的T-shirt

我知道某一年T大醫科的班代設計了一件系服,大概是為了表現他對醫學的一往情深,所以上面的字是「從醫而終」。

這個,真的要極度樂觀又能拗的人,才敢穿去醫(學)院吧。

scubagolfer 提到...

hmmm...what's wrong w/ "Toosh" & "Booty"? haha

eviany 提到...

都沒有人用 hip 嗎?

taishuan 提到...

Hi!我是馬克
正巧我吃過這間餐廳,如你所說,這是嗜肉者的天堂,鹹香夠味,略嫌擁擠但氣氛良好,看侍者有如到了Ipanema海灘一般.
www.wretch.cc/blog/dtmed164

becco 提到...

Hi 馬克,

這家真的滿好吃的,但大概只能偶一為之吧。

你blog上那間位於watertown的市場看來棒極了,決定下週去瞧瞧!

becco

匿名 提到...

克拉拉
Johnson/dick/peter 都是一樣的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