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6日 星期日

速食速寫: M 顛倒過來還是 M

來來往往的客人們對速食店門口幾位"門神"早就習慣了。

早上忘記帶三明治出門,而老闆催著要我們買花佈置各自的辦公室,於是下課後在花店-車站-速食店三合一的這個區域一併解決,M叔家有點遠,所以進了W妹家。

進門經過幾位黑人時---他們常盤據在門口---聽到某甲問某乙是否有人報警?我一邊說服自己聽錯了一邊逕自走到櫃台點餐,店員一臉心不在焉全不理我,這種事我也習慣了,只是奇怪的是似乎只有我一個人是面向店裡的,其他人都在往門口看。

我問身旁一位紅襪白人老兄發生什麼事?

「哦,還不是那幾個傢伙(用下巴指指門口的幾位"門神"),每天來這裡一整天賴著不走。」
「從開店到打烊耶,好歹點個東西吧,連客人最多的時後也在那邊。」
「店長要他們到別的地方去,幾個傢伙對他鬼吼鬼叫,有人就報警了。」

看來大夥正等著瞧警察怎麼整治這幾位黑朋友,我想這事與我無關,我只想點餐,卻見店員一個個神色木然,不是凝望我身後就是低頭做著無意義的小事情小動作,很緊繃的氣氛,我這才注意到店口與檯前原是清一色---膚色與臉色。

拿了餐點後得找地方坐下,靠街道那一面的落地窗附近人很少少,我自然而然往那邊移動,但要是有人一氣之下回來個掃射怎辦?只好折返人多處,選在一群樣子看起來怪怪的黑白客人之間,面朝外坐下啃我的夸特磅牛肉堡。

我的習慣是食物無聊就配雜誌,剛好背包裡有去年十月號的「紐約餐廳內線(New York Restaurant Insider)」雜誌,搬家後因為美國郵政不幫雜誌轉寄,因此直到年初才去前室友家拿回來。拿出來看,我知道這與現場很不搭,但總比你看隔壁那位緊張兮兮,又強作鎮定的白人女學生拿的論文好吧?

文章講的是一場超級餐會,世界名廚齊聚芝加哥為名廚查理.戳恁(Charlie Trotter)的餐廳開幕二十週年慶大顯身手,按照上菜順序他們分別是

David Mayers, Sona Restaurant, 洛城,不認識

Charlie Trotter, Charlie Trotter Restaurant, 芝加哥

Ferran Adria, El Bulli, 西班牙,米其林三星

Tetsuya Wakuda, Tetsuya, 澳洲

Heston Blumenthal, Fat Duck,英國,米其林三星

Thomas Keller, French Laundry, Yountville, 米其林三星

Daniel Boulud, Daniel, 紐約,米其林二星,紐約時報四顆星

Pierre Herme, Pierre Herme, 巴黎,米其林三顆方糖















(picture courtesy to NYRI magazine)

Charlie Trotter是美國分子廚藝的代表性人物,芝加哥是美國料理界的矽谷,所以你看西班牙的Ferran Adria來了,肥鴨餐廳的Heston Blumenthal來了,甚至WD-50的Wiley Dufresne也在現場打雜---他太菜了,所以沒出他的菜,畢竟這傢伙只有一顆星。倘若有一天人類要和火星來的料理人比拼技藝,這支高科技勁旅絕對是地球代表隊的主幹。

有趣的是同為芝加哥分子廚藝名廚的Grant Achatz (Alinea餐廳)以及Tru、Moto這些餐廳的主廚無一現身,這中間不曉得是不是有什麼八卦喔?

菜單就不打了,有興趣的人請到這裡欣賞,的確跟我手上捏著的1/4磅牛肉堡、可樂與薯條很不一樣,後者採用的科技與製程還更先進些。

坐我四週的客人以白人居多,但穿著打扮是那種膽小亞洲留學生在馬路或地鐵上遇見,會不由自主想要閃避的人,他們講著我幾乎聽不懂的英文,你其實知道那些口語、調笑很粗淺,卻硬是抓不住,從他們口裡吐出的就像是抽掉音符與節拍的饒舌歌。

顯然我們從小受的語言教育完全是另一階層、讓人吃碗內看碗外的東西。

然後那幾個人又聚回來在門口抽煙,店長---一位肥白的華裔,長得好似當年的LA Boyz那樣---火了,衝去店門口趕他們說這兒不許抽煙,快滾,不然再叫警察,這次就要把他們帶走了。

然後這位黃皮膚店長施施從外來,掛著盈盈的笑,驕其白人主顧曰:

I don't fight, I get even you know. (我不跟他們鬥,我直接討回來)

I don't fight, I get even, that's the way I'm. (我不跟他們鬥,我直接討回來,我就是這樣的人,呵呵)

終於吃完了,我把剩下的半杯可樂、冰塊連同托盤裡的廢紙全丟進垃圾筒,目不斜視地經過幾位門神,走進對街花店買了三盆五十元的花,邊踱步回辦公室時心裡邊想,出身雲林虎尾佃農家族的"台灣之(綠手)指"---家父---聽到這價錢一定會嚇到逆轉不勝吧。

(倒數第二個字請唸一聲)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其實沒什麼意見要留下

只是許久未打招呼
要跟你說聲我一直都還有在偷看你的部落格罷了......:P


Carlo(其實是Mario)

becco 提到...

Hi Carlo,

歡迎呀!

不過,也不必用偷看的嘛

scubagolfer 提到...

忽然想起既然能在「麥記」開 '61 Cheval Blanc 以紙杯喝,不如在「溫記」也開支 '59 Mouton-Rothschild 配 1/4 Pounder,嘻嘻

麥記薯條保證 Hi-tech,歷久彌堅,豈是分子小廚們能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