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7日 星期四

奉而不離,離而不疏的政客與正港鳳梨酥

下午趁著幫實驗室退貨之便,到BU附近的台灣麵包店「益順軒」買美而美三明治要用的土司,肚子餓 ,順手拿了個波蘿奶酥麵包以及一盒四個的鳳梨酥。

奶酥麵包邊開車邊就吃完了,真是甜,若不是想起小時候最愛這種麵包,原本是不會買的。晚餐之後泡烏龍茶,鳳梨酥當甜點,竟發現自己已經很難再接受這樣酥而不鳳梨的「鳳梨酥」了。

我很久以前就聽說絕大多數鳳梨酥的餡,也就是鳳梨醬,是拿冬瓜加香料做的,與名字裡鳳梨二字的關係僅略近於月餅與月亮。這樣的鳳梨酥我吃了幾十年,倒也相安無事,尤其在成功嶺當兵時那簡直是恐怖伙食之下的恩物(另一個台中名物太陽餅也是,但那東西太會掉屑,不方便上課或出操時偷吃)。

這半年來兩次吃到家人帶來或託帶的台中「卡但屋」以及「日出」的土鳳梨酥,固然覺得很美味,但推測是許久沒吃到家鄉味印象才那麼好吧? 直到再一次吃到「冬瓜鳳梨酥」後才驚覺,原來那樣的酸、香與纖維咬感並不想當然爾地存在於多數的鳳梨酥裡,過去的我習焉不察,吃到真物後則欣然接受,直到重新有所對照才驚覺彼此的差異。

算不上個心得,但我常感覺"真的"、"好的"的東西有時候未必帶著什麼驚人之舉,反而常予人這一類「理所當然」的感受,就像看高手寫文章或漂亮的理論推導,"順理成章",what else can it be?

愛因斯坦說「要証明我的理論正確,人類需要無限多個成功的實驗,但要証明我錯了,只要一個就足夠」,這種「可否証性」據波普(Karl Popper)說正是一門學術算不算得上「科學」的判準(我存疑)。

這幾天看國內新聞,依舊還是總統大選的餘波蕩漾,贏的人我沒興趣注意---錦上添花與不切實際的幻想夠多了,倒是輸家檢討的聲音比較令我感興趣。

選舉結果據說仍令不少人大大意外,有些聲音說,小夫這樣一個聰明、智慧、有哲學家深度---可惜仍不會分身---而競選用語如此和.解.共.生敗選感言那麼誠.懇.動.人的"政治家"會輸得如此不堪,實在是被他的天敵阿扁給拖累的。

與其這樣子詮釋人民的選擇,我其實更相信所謂性格決定命運的力量。既然人的一生是場連續的演出,那麼判斷他的時候人們便不得不注意故事的完整性。套用一下小愛的說法,一個人做再多好事說再多好聽的話語,其實都不足以証明自己的真與善,一如情人需要不斷誓言「我愛你」以保持愛情的信望愛,但只要幾件壞事與壞話,奸巧與偽善便無所遁形。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像黃美倫女士那樣,能夠把頭髮高高吹起,然後將心中對伴侶的要求輕輕落下的。

3 則留言:

leave 提到...

我吃過最棒的鳳梨酥,是同學的同事的婆婆做的,內餡是真正的鳳梨醬,外皮薄而酥,一口一個,舌尖一壓即化,被濃縮的鳳梨香氣與酸甜味瞬間釋放(阿~現在一想到腮幫子又酸了起來)。

可惜老人家現在體力不夠,無法再動鍋鏟,唉~

becco 提到...

sounds great

我覺得,鳳梨醬好的話,就成功了八成了。

不堅持這點的話,我覺得台大後門嘉悅西點麵包店的很不錯,算是"鳳梨"酥中的翹楚。

該誇獎他誠實嗎? 提到...

黃女士應該感到很榮幸, 因為她的先生是有史以來緋聞/外遇案 女主角不承認, 男主角卻主動跳出來自首的第一人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