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4日 星期五

自油,評等,薄愛 (上)

三月,又到了美國大學與研究所入學申請揭曉的季節,實驗室為了下週的open house也開始加緊趕工。對一個研究生來說這可是接下來四五年生涯中最受禮遇的日子,此前申請的不順遂、委曲甚至羞辱---努力考試而成績無法寄達,付出大筆申請費用(加上運費平均一家150美金左右)卻遇到網站當機、挖空心思整理個人資料、包裝與推銷自己,甚至厚著臉皮去求見教授而吃閉門羹,或者email給系辦詢問申請細節卻經過兩個禮拜才得到短短半行的答覆---將在一夕之間扭轉。

原本是你拜託人家瞧一眼自己的履歷,如今是教授、系主任、院長一封又一封來信遊說你去念他們的系所。緊接而來的重頭戲便是各校的搶人大戰了,尤其是open house,也就是校方邀請錄取的學生們來學校參觀遊玩個三兩天的活動,招待來回機票、食宿與交通自不在話下,而除了院長親自在會場演講歡迎,讓人自由旁聽課程外,平常不見人影的大牌教授這時也很不可思議地會
在實驗室耐心地回答你對他們研究的問題,讓人不禁懷疑:這真的是當初那一封email也懶得回我的傢伙嗎?

活動結束之後再由教授各自帶去餐廳---未必非常高檔,但絕對不是研究生平常會去吃的---話話家常。

那種感覺彷彿當年在砲兵學校掛階之後,從最低等的學員生變少尉軍官,前一天還在坦克車前對你大吼辱罵的士官或一等兵一覺醒來,會在自動販賣機前讓出位子說:「長官你先請。」一般的奇怪。

我們的實驗雖處於草創階段,連彩色電射印表機都還沒裝好,卻也毫不猶豫地加入了這個搶人的行列(應該說是更有需要吧)。前天Pablo忽然跑來我旁邊坐下,環顧四週說:「你們要不要去買點盆栽裝飾一下,不然掛點海報什麼的也行,Michele,貼個Toscanna的照片,阿不然你也是,有沒有台北的海報?對了,101大樓呢?」

「我不要,那棟太醜了!」事關民族尊嚴,這次我要堅絕違抗師命。

我常因此深有感慨:「這就是美國呀!當你對他有價值、他想要你的時候,什麼好處都可以給你,反之你就比空氣還不存在。」王建民在站穩大聯盟前後所感受的冷暖我想也是如此(這只是個類比,他承受的自然大多了)。

待續

1 則留言:

蟑螂妹 提到...

我們昨天Open House,剛剛才送一個admit 去機場,她下週就要到貴校和耶魯去。

現在真的是搶人大戰,各個學校要收的學生重複性很高,所以最後每個有錢名校提出的條件也都差不多。

不過要動用咱們台北市那個全世界最高的靈骨塔倒是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