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4日 星期一

停車不用錢(II)


Macy’s 本來是沒什麼好講的,事實上也是。這天剛好是他耶誕節前最後一次one day sales的日子,逛了之後覺得不如去Woodbury吧。對習慣日本甚至台灣百貨公司的我們來說,美國的百貨公司殊不足觀,頂多就是大而已,就像照片裡頭標語講的(但有比Harrod’s或拉法葉大嗎?) 。

鹿鳴春 據說是紐約有數的小籠包,或許是真的,但和鼎泰豐完全不能比。包子裡的湯汁既濃且渾,味道夠是夠了,但三、四個便讓人吃不消。像濃妝豔抺的女子,粉味太重因而不耐品嚐。包子的摺數至少一十有八,但皮的外緣顯然沒有撖薄,待吃到中間頂上的部位便只剩呆滯的麵團,掃興。

前幾天看到新聞說鼎泰豐遠赴巴黎三星的Ledoyen宣揚國威,想像一下,若是在一個法國菜用的長盤裡,擺幾支首尾交錯的白瓷湯匙,裡頭各放一個鼎泰豐的小籠湯包(個頭或許要縮小一些),鮮肉或蟹粉餡兒兼備,再奉上不同的陳醋或香油或鹽花或薑絲還是細香蔥,讓客人搭配享用,豈非fine dining餐廳裡一道噱頭十足的上佳前菜?

Allan and Delancy 想知道一客29美金的主菜可以多費功? http://nymag.com/daily/food/2007/11/allen_and_delanceys_not_so_hea.html

Gordon Ramsay在紐約的餐廳雖然在紐約時報的Frank Bruni筆下只拿到兩星,但米其林指南仍給了他二星的殊榮,對一個開幕還不到一年的餐廳而言實在不壞了,只是GR不做如是想,於是將原本的執行主廚、亦是跟了他十數年的門徒Neil Furgeson「另有任用,火速免職」,公關稿上說Neil將回英國接新的計畫,沒想到幾個月之後Neil變成這家下東城區(Lower East Side)新餐廳的主廚,待在美國不走了(不意外,Neil的太太是波士頓人)。

我第一次去GR時Neil還是主廚,吃得非常滿意,因此看到這消息便打電話訂了這間十月才開的新餐廳。出發前兩天,Frank Bruni 在紐約時報上的評論也出來了: 二星,和Gordon Ramsay at the London一樣!這害我們得在餐廳享用一頓瘋狂嘈雜又擁擠(一堆walk in的客人等在門口候補)的精緻美食---或許太精緻了。

對Neil來說或許真是成也Bruni 敗也Bruni,坦白說我最近發現這位紐約時報首席食評家的品味和標準”或許”大有問題,這點改天再談。

簡評:Allan and Delancy是一家擁有傑出主廚、優異料理以及太多令人難以忽視的缺點的餐廳,最近要去紐約的人,我強力推薦你去嚐試這紐約食圈最in的滋味。訂八點之後的位子(這兒只做晚餐),車子停Allan street上不用錢。

下東城在中國城東側,看來其貌不揚,但卻是個讓人貼近紐約在地生活的好地方。這一區令我印象深刻的好店就有Kat’z Deli,WD50,Doughnut Plant以及Lupa。

2 則留言:

scubagolfer 提到...

其實 NYC 真的很好住,超級大城啥都有,如果 Upper State 弄個別墅、冬天再南下打球避寒,好得很。去歐洲又快。

但是 Manhattan 已經搞到 "One Room, One Million",真是連找片合理的遮頭瓦都成問題,只好打消念頭了...

becco 提到...

scubagolfer大哥說的是,去紐約玩最大的麻煩就是住,無論是給人還是給車的。

Manhattan真是一個scale完全不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