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22日 星期六

停車不用錢(I)


波士頓紅襪隊拿到2007年世界冠軍之後N天,我去MIT聽了一場演講,在大門口看到一堆人身上掛滿RedSox的東西,回家看電視才知道這是紅襪隊凱旋大遊行的日子,無怪乎一片張燈結采喜洋洋,勝利歌兒大家唱的模樣。

那幾天我想了許多事,不久之後在MSN的暱稱欄寫下,小.城.得.志,四個字。

這話不是以一個洋基球迷的立場說的。稱波士頓「小城」,也只是因為無論尺度或氣度,他實在沒辦法大得令我心悦誠服。至於深度,在幾間學校加上密度高到嚇人的醫院坐鎮之下,至少學術上沒幾個地方能相提並論,只是其他的部份就甭提了。

美國這國家說大固然是大到駭人,但那只是就整個國家的幅員而論,若是就重要的大城市來說,能算得上世蓋第一等的,聊聊可數。我想只有紐約是唯一的例外,以任何一個「衡量城市的標準」來看,他都是地球上最偉大的少數幾個,是這個時代人類的羅馬。

我在2004年以來美東最大一場暴風雪後,花費一個半小時把車子從及膝的冰與雪中挖出來(4WD完全失靈),和W一起來到紐約,我們再一次被overwhelm了,所以只能隨便撿幾樣來講。

Sripraphai 和住長島的朋友約在皇后區的這裡吃晚飯,車子停門口免錢,因為meter壞掉,看起來也不像要修的樣子。餐廳不到七點就人滿為患,這三次下來我儘可能每回都點不一樣的菜,從不曾失望。比較可惜的是冬蔭功湯太鹹,但涼拌烤牛肉,酥炸空心菜海鮮沙拉、椰奶紅咖哩雞以及咖哩烤雞椰漿飯都不錯,鄰桌的美國人每上一道菜就探頭過來問我們點的是什麼。甜點試了一種過去沒見過,把糯米磨漿用葉子(蕉葉?)裏上蒸熟,像粿一樣的東西,中間埋一顆某種澱粉(沒聽清楚)與胡椒、香料揉成的球,非常特別,冷熱皆宜。除了多種道地泰國菜肴外,這裡的甜點更是花樣繁多,就放在收銀機前的冷藏櫃裡,一盒才2.5美金,千萬別錯過,要是還傻傻地點什麼抺茶冰淇淋,連美國人都要笑話你。

耶誕樹 洛克菲勒中心前那棵著名的耶誕樹大概有七、八層樓高,大概是重組樹(註)。晚上冷的出奇,隨便看了一下就躲到Dean & Deluca喝熱巧克力---甜而無真味,感覺非常廉價賣的卻是麥當勞的三倍,很糟,就像店裡陳列的東西一樣粗裡粗氣,連洗手間也髒亂的很。倒是廣場另一頭Saks 5th Ave.百貨建築上的雪花燈飾挺美的,櫥窗設計也繽紛充滿童趣。




Murray’s Bagels
我覺得無論就形、音、義來說,將Bagel翻成「培果」都是一個成功的翻譯,就像把"Drive through"翻成「得來速」,「黑美人」翻成"All Beauty"一樣的神來之筆。

這家店老闆是前美林証券副總裁,他老兄放棄華爾街優渥的高薪(賺的應該有比”Helen 馬”多),先在紐澤西的一間bagel店當學徒,再吃遍曼哈坦、布魯克林、皇后區的各家bagel店,才創造出他心目中最完美的粉水鹽比例,全部手工揉製,以傳統先煮再烤的程序製作他的培果。Murray’s Bagels 1996年才在格林威治村開幕,如今名聲不下於任何一間老鋪。入口右手邊沿牆釘了板桌以及高腳椅,像吃大腸麵線或黑輪的店。左手邊則是幾張凌亂的桌子椅子,我們點了培根煎蛋培果以及新斯柯夏(Nova Scotia)燻鮭魚培果後就坐這兒,後者是此地招牌,橘紅色的Nova Scotia鮭魚是上等好物(上次吃可是在per se呢),一層一層摺疊在培果裡,燻過的魚肉軟嫩厚實不腥,配上紅洋蔥、蕃茄以及奶油乳酪───太簡單了,所以好吃地令人費解。

Murray’s的培果名不虛傳,個頭比一般要來得飽滿光亮,外殼脆的不馬虎,裡頭麵團也十足地紮實、香甜且有嚼勁。是我目前為止吃過最棒的。有了這種東西,紐約人就算做不出像樣的baguette(其實是有,例如Daniel餐廳),也毋需在法國佬面前抬不起頭來了。


註:昨天向住在附近的表哥求証,原來不是像我想的那樣,人家是完整一棵運進來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