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6日 星期二

終結悲傷的西北雨 (以及一家新發現的豬排飯)

在台灣的時間少,但回來總是要吃飯,好在也偶有驚喜,幾年來大家在討論台灣的邊緣化,開始顯得有點悲傷,但我還滿同意張忠謀等人的講法:既然台灣從未中心過,又何來邊緣化呢?


許多人寫文章或聊天常愛以”這裡(台北)不是巴黎、東京或紐約,但…”起頭,我心裡總是想:「這不是廢話嗎?」台北就天時地利與人和來說,原本就沒有那樣的條件,拿來與這些國際級大城市來比根本讓人懶得叫你來比雞腿,台北獨到而吸引人之處,大概就是屬於中產階級的消費情趣以及文化吧---如果你喜歡這些的話。

以食物來說又何嘗不是如此?這幾年歐美名廚來到亞洲,台北已經是三過而不入的地方,連新加坡的賈斯汀也不像有長治久安的打算,要發展真正fine dinning幾乎是不可能的,哪怕Alain Ducasse駕臨恐怕也只能開spoon等級的餐廳吧(或許我實在太樂觀了)。反過來說,五六百台幣上下的餐廳,在台北則是精采的出奇,尤其對於住國外的人來說會覺得錢真好用,買得到的服務與食物會讓人覺得世界上沒有比這裡更好的地方了,雖然要挑剔的話缺點還是一定有。

像復興南北路從宵夜街直到中山國中站附近那些時髦令人目不暇給的餐廳,哪怕食物好壞參半(或甚至四六或三七,但我現在對中菜的標準比較低就是了),光是用看的就覺得很過癮,不禁讓人想像「都是什麼樣的男男女女,穿什麼樣的服裝來到這夜店一般的空間來享受台啤與九層塔炒蜆仔呢?」

西華飯店後面的十五區法式烘培這次回來去了三次,沒話說,做的真好。深深感覺台北的法式甜點進步好快(雖然其他新開的人氣名店我不曾一一嚐試),我不想對八十五度C說長道短啦,那個不在討論之列,總之在雷陣雨大暴發的午後,淋著雨來到店門口,發現已完全沒有我的位子,而店內許多人虔敬地對盤裡三兩塊糕作冥想狀,對我來說是一個既親切又疏離的体驗,我終究只得選擇默默離開。外帶---無論是麻油,豆瓣醬亦或是焦糖千層派---大概是遊子的宿命吧。

去年夏天偶然地發現中研院附近老先生與老太太開的「一晃」日式家庭料理,那天搭212經過發現還開著,但實驗室裡的熟面孔已經很少了,我也沒下車去吃他一碗豬排飯,只是不曉得口味有沒有變。不瞞您說,我對於能發現這樣的店感到很得意,當初他開在忠孝東路山窮水盡處,真讓我有柳暗花明再來一碗的感動。

上週四途經捷運科技大樓站,發現一家氣質獨特的豬排飯專門店,門口菜單上寫滿我看不懂的日文以及各種豬排與飯的組合,即使手牽著日文課班上第一名的同學,仍研究不出個所以然。況且連中文店名也找不著,無從上網查起。

昨天和Y 相約見面,他從新竹來台北開會,結果在系館附近的公務人員訓練中心被大雨困住,我很不要臉的拿Daniel Boulud換了他在香港幫我蒐羅的「賣柑者言」和「五常學經濟」,還有在杭州買到的水滸傳工藝品,Y說我們認識於”新政府”上台之際,換句話說也快八年了(終於!),這中間無論換了多少閣揆與他們的口號,多少仳離的同志或戰友,多少的退步與失落,身為同袍的我們革命情感如故,不能不說是國軍的功勞。

「那麼,就去吃豬排飯吧!」----當然不會這樣講;「我倆愈來愈胖,像頭豬似的,乾脆去吃個炸豬排給他來個萬劫不復好了!」---也不至於。其實,就只是近,走路就到,我緊接著還有第二攤,所以去這家完全沒概念的店試試。

店裡並不大,燈光暈黃,半包廂坐椅看來飽滿舒適,我們沒預約所以坐店中間的會議桌,桌中央凹陷處放木炭作裝飾,只是這兒並不賣鰻魚飯。菜單送上來,典型的豬排飯菜單,不外乎里肌或腰內肉以及與炸蝦的組合,我們正作勢要點菜時才發現原來菜單不止一頁呀,於是又手忙腳亂裡改點了用黑毛豬做的豬排飯,我點的是 Toro里肌(雖然名字怪怪的),Y則點了黑毛豬腰內肉。

茶不錯,但喝不出裡面有什麼,侍者先送上一大盆生菜,「美生菜是招待,而高麗菜絲無限量供應」,原來「招待」就是不能續的意思。但我也不想續那個,寧可續切的很細而且水嫩的高麗菜。侍者另外端來兩個小研砵與山椒棒,磨芝麻用的,記得從晃士家開始現在各家新開的豬排店大都這樣做,也算是種情趣吧。至於沙拉醬與加進芝麻泥的豬排醬我倒沒多注意,因為我很少沾醬,反而黃芥茉用的比較兇。

等待的空檔我發現不少客人點豬排茶泡飯,這東西我沒見過,很好奇,但我一向對茶泡飯興趣缺缺,或許下次再試。茶泡飯用的容器很大,很像南部親友家裡泡茶用的石製茶海甚至茶盤。

飯有兩種,此刻越光米煮的白飯正好用完,所以我們改吃五穀米,侍者還細心的問我們這飯裡有加蕎麥,我們會不會過敏?原來有人會對蕎麥過敏呀。豬排飯終於上來了,我的Toro刻意炸的中間帶生,尷尬的是餘熱並沒有把最後一哩走完,想是一炸好便太早切開,要說是rose實在勉強,有幾處應該比較接近 Beaujolais nouveau的色澤,顯然是一塊揠苗助長的豬排。但外皮酥脆,麵衣也不厚,炸的很好,只是我下次不會點這所謂的Toro,太肥,而且肥瘦分佈不夠均勻,倒是Y的腰內肉我覺得很到位,皮酥脆肉多汁而且甜美沒有腥味(最後一點在台灣是基本的,但對於生活在美國的人來說足以令人感激涕泠),稍微再粉紅一點點就近乎完美了,附的一碗豬肉味噌湯也很夠味,雖然外面是悶熱的台北溽暑,但這餐吃起來毫不令人心浮氣躁。餐盤撤收後我繼續和Y聊天,茶水杯的更換沒有少過,更不見趕人的意思,我好奇地請教不斷以「不好意思」作發語辭的侍者,才知道這店才開一個又月左右,是從日本九州來的,駐店指導的日本人才剛走云云,對話結束時我很想說:「你們做的很不錯,別再不好意思啦!」

結帳時好不容易得知店名叫「杏子」,要是有機會,回美國前我還想再來一趟。台灣產的豬肉本來就好,加上這幾年競爭激烈,漸漸能在台北吃到接近日本連鎖店水準的豬排飯不令人意外,只是我好奇下次回來時還會開著嗎?口味會不會變呢?

不曉得餐飲有沒有類似摩爾定律(Moore’s law)那樣的東西,替我們預測餐廳每經過一年七個月數量便增加一倍,而品質下降百分之三十之類的現象。


杏子日式豬排店
2701-0298
AM1100~PM0930
復興南路二段271巷2號,就在科技大樓站旁麥當勞那巷子

5 則留言:

Zin 提到...

今天才大約了解Moore's law然後就看到也實在是太神奇了吧!

scubagolfer 提到...

沒吃過杏子,但本文前幾段實心有戚戚焉。

十五區的確好,連我這向欠 Sweet tooth 者都愛。

becco 提到...

scuba兄,

今天下午在表參道上吃了Philippe Conticini 開的Peltier的甜點,吃了一兩個蛋糕,我和朋友同意,至少像十五區所做的東西,其實已經不輸這些法國星級名家的作品了(雖然東京的東西與他有多大關聯我不無疑問)。

有時候我常覺得這些法國甜點大師來到東京,最大的利基其實是他們的國籍與名字,否則論作品實力,在東京實在討不了好。

台灣的甜點距離東京固然還有一段距離,現階段頂多也就是在忠實地呈現優異的法式甜點工藝水準,要論自出機杼的創意還談不大上,但前景/現狀還算頗令人樂觀就是了。

昨晚在日本橋泰明軒吃了超高膽固醇蛋包飯,今天在銀座吃了神戶牛排餐,濃濃的日式洋風,好不快活。

我.要.學.日.文!

匿名 提到...

昨天去吃

結果又是網路上的誇飾法

到了店家 原來他們的TORO豬排是限量的 但是服務人員不知道 我們點了半天才又跑回來說 已經賣完了要重新點

芝麻? 菜全部都上完了 還是我們主動提醒 服務人員才拿來

越光米? 別想了 沒啦 服務人員直接就拿了五穀米來 就這樣

蘿蔔 並沒有無限量供應 吃完完全沒有要加的意思

最重要的炸豬排 很小塊 肉質普通

我覺得 和平東路的 藏月比這家好吃多了

現在日系的炸豬排套餐 台北多的是 以這家的服務品質 跟食物的品質 我想還只是媒體炒作吧 能撐多久 有待商榷

雖然 最後 這家店的主動人員來道歉 又給了我們杏仁豆腐的招待券 但是誰會再來 那根本是騙他們自己的吧 加上 還限定只能在這個月底以前使用完畢 給我五張 難道我要天天去被騙嗎 根本就留在桌上不想拿

becco 提到...

樓上的朋友,我對您的遭遇感到遺憾,我也相信您所描述的一切,而不會視為所謂網路上的"誇飾"。

正如我所寫的東西就只代表我所經驗的,作為一個獨立的個人,我不需要去幫什麼店家炒作,就算你覺得有人在炒作,也請不要把我算進去。

大家彼此尊重個自的經驗就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