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4日 星期六

【小寶的床邊故事】為國為民,狹之大者(PG27)


(台長按:本文選自企鵝出版社「一千零一夜時代版」)

高檢署查緝黑金中心檢查官陳瑞仁一語不發地邁入偵察室,面色凝重地盯著手上一疊厚厚的發票與單據。他將這些一張張在第一夫人吳淑珍女士面前展開。其中,有張金額龐大地異乎尋常的收據,引起他的注意。


「夫人,請問這張”法國洗衣店”的的發票您有什麼解釋?」
「那不是洗衣店。」第一夫人冷冷地說。
「嗯,好的,但這明明寫的是加洲Yountville市一家叫French Laundry的店開的收據,根據國安單位提供的隨扈紀碌,您在2004年探訪陳致中,參加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畢業典禮時,曾在Yountville市留宿不是嗎?這麼說,難道不是你們送洗衣服的開銷?」

夫人微慍道:「啊就跟你說不是洗衣服,是吃飯,呷崩啦!再說我的衣服怎麼可能送去洗衣店洗?如果有共匪情報員還是愛國同心會在洗衣粉裡放碳疽病毒怎麼辦!洗衣店…哼哼,你這檢查官以為中華民國堅持徵兵制是徵來玩的嗎?」

「這我就不懂了,明明叫洗衣店,為什麼要請你們吃飯?難道是叫PANDA的外賣給隨扈們嗎?我們算過,一千美金買Panda兩道菜套餐可餵飽一個營的士兵,遠超過空軍一號的容量! 夫人,請容我再次提醒您,作偽証是有罪的---被槍打成總統的人並非閣下。我再請問一次:究竟是什麼衣服洗掉三萬元的國務機要費,還特地拿去美國加州洗,難道Rodeo Drive上賣的衣服都規定要回加州保養不可?難道這和岩里政男君的心臟要到日本裝支架是同樣的考量嗎?」

儘管表情平和,語調謙抑,但檢察官心中是振奮的,他想:「不眠不休地偵察了三個月,終於逮到有違常理的消費,作為直指第一家庭貪腐事証的突破口。」但剛才的話一出口,他心裡卻又微感到後悔,這樣咄咄逼人,會不會讓夫人以為自己是副總統派來的人馬,反而不肯與檢方合作呢?

另一廂,阿珍則是不斷回想起前晚與御用大律師顧立雄的沙盤推演,三人犧牲睡眠---在這國家連外勞都曉得她身体不好、血壓只有30 mm Hg---瀏覽各大美食網站(包括那個最愛台灣的「唐蔬宋廚冰淇淋」),以熟記Thomas Keller每道名菜的滋味,還在廚房祕密地與這美國第一名廚索取簽名並握手寒暄---她那口才便給的夫君臨行前在中正機場,不,桃園正名機場公務門前,百般愛憐地叮囑:務必趁握手把中科院特製、包有對小布希總統親暱問候小卡的幸運籤餅塞給國安代號「A君」的Thomas Keller手中,因為情資(Gourmet Magazine)顯示Thomas Keller將負責今年度的白宮感恩節火雞派對---而今卻被這一個靠大同電鍋解決三餐的小檢察官全亂了套,想到這一切,阿珍無奈又無力的回答:「你聽我說,那真的不是洗衣費,全是我們去餐廳吃晚飯的簽單。」這已經逼近她保密能力的底線,夫婦倆情深義重,他得保護這位每天抱她上床的夫君。

其實當初卡西迪的公關人員是這樣規畫的:由Thomas Keller在國宴上以多國香料與料理手法做出各色Fusion口味的烤火雞款待華府的外國使節,美國作為世界強權,這菜自有「四海一家,天下歸心,吃定聯合國」的意味,但眾妙紛呈間,卻有一點不變,那便是採用台灣食材做成烤火雞的Stuffing,除了今年滯銷的香蕉、柳丁,還加上來自台南官田、同樣乏人問津的「特選鴨舌頭」,如此年底大選的口號「台灣之子,挺進聯合國」便能得到”正名”(儘管烤火雞的stuffing都是從,嗯,”後門”塞進去的),這時就算國務院發言人矢口否認也來不及,夫君自能重拾往日站台時的高人氣。

夫人回過神,繼續面對檢察官的訓問:「夫人,明明叫洗衣店,還是法國式的洗衣店,您為什麼就不直接告訴我們內情呢?有什麼難言之隱不妨直說,我們檢調一向強調毋枉毋縱…」陳瑞仁沉吟半晌:「好吧,既然這樣,容我再提醒一件事:夫人您有一條十五萬的圍巾對不對?」

「厚,French Laundry真的是法國餐廳,我們是慶祝我們家阿中從柏客萊畢業,所以去吃的大餐。」夫人一直到現在才提到自己的名校兒子,足見平民總統夫人的低調。講到這裡,也心中微徵有氣,不理解為何大家一再緊咬阿中那台積架轎車不放,那不過是一台兩百萬台幣的輪型車輛「難道我們買不起嗎?」想起媒至体常拿來與她作比較的前前第一夫人蔣宋美齡,不但在圓山的風水寶地蓋了座好像靈骨塔的食堂專門做蟹黃小籠包還有赤豆鬆糕給他配下午茶,他家么兒緯國手下還有一整個師的履帶甲車給他玩呢!作為中華民國有史以來第一次政黨輪替下的第一夫人(如果不算江青的話),吃個米其林三星的French Laundry算什麼?送唸到柏克萊的獨子一台Jaguar算什麼?

「你一直堅持法國洗衣店是吃飯的地方,那我問你,你們那天吃了什麼?」陳瑞仁火氣也開始上來,俗謂「呷崩皇帝大」,如果這吃飯的還是皇帝的老闆…他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有這份能耐?

「我食量小,不吃大魚大肉,睿靚想生男孩,我們家”大窟仔銘”建議她保持鹼性体質,所以我們兩人都點一人220美元的Taste of Vegetable 套餐,致中自從2000年大選靠Photoshop的”一臂之力”表演單手扶地挺身後,便打算成為允文允武的皇太子,所以一直有在柏克萊的GYM做 work out,所以點十一道菜的主廚品嚐套餐, 那裡面有一道鵝肝,用十二種不同海鹽、岩鹽讓他搭配,另外還有三滴陳120年的巴爾薩米克醋…」

「夫人!」檢查官不耐地打斷:「您別怪我不給第一家庭成員面子,但你說吃素,呷菜,可以呷到一個人220美金,就算服務費是內含的,但您不覺得,這仍未免太扯,太難以令人置信了嗎?台南圓環頂菜粽一顆才25元,就讓人呷嗄吧嘟嘟啊!」「還有,我知道你們家的人很了不起,不是念法律就是磨牙齒的,但再這樣子硬拗,就請別怪我這個小檢察官不客氣,青島警官,把為夫人準備的豬排飯徹掉,即然人家要吃素嘛,那我們也不必再費功夫去學貴國警視廳那一套了!」

翌日,聯合報頭版頭條:第一夫人加州洗衣,耗盡三萬納稅人血汗!
自由時報社論:國家安全,千金不換;貼身衣物,馬虎不得!(下為半版毛寶冷洗精廣告)
蘋果日報:陳瑞仁駁扁說詞又一套「若有取代甲君謊言 自己去跟法官說」
立法委員邱異:「扁嫂攜黃金美鈔潛逃加州,利用法製高科技洗衣機洗錢!」

明日給我抱報:becco:「per se的文章真的有在寫,不要催我」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