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16日 星期一

【遠方的鼓聲】The Italian Job (II)


Dear I,

義大利景色美則美矣,但畢竟不能當飯吃,尤其是這種適合逛街散步東張西望眼睛酸(羅馬的帥哥美女尤多,難怪用來遮醜的時裝業不若米蘭發達)的地方,更是需要充足的營養補充元氣。

略去麥當勞burger king,甚至pizza hut---不要懷疑,還真的有咧---我們直接跳到當地的餐廳分類來看。


(不過,我認為那裡的麥當勞相當好吃,這個現象我在法國也遇到過,道理就和英國的麥當勞難吃到死是一模一樣的,所謂見微之著,一葉知秋,一個國家眾多人食用的東西,哪怕是外來的速食,還是能夠,甚至更精準地,反映他們的飲食水平,畢竟文化、品味、敏感度和鑑賞力是無所不在,無所不彰的)

最便宜的吃食,就是路上隨處可見的pizza攤,通常是一大塊長方形(pizza a taglio),不同口味並陳,指定口味稱重後付錢走人拿去別處吃,多半是微溫甚至冷的,當然你可以請他放進烤箱加熱,不必客氣,很多人這樣做的。這玩意兒加上一罐可樂或啤酒就是我最常用以裏腹的食物。

因為接下來的店裡,你都能坐下來用餐(夏天時多半在室外,多棒啊),我在這裡要插一下話,那就是關於飲料的部份。我以為拉丁國家的餐飲和葡萄釀的酒是分不開的,這不只是一種習慣,酒菜相配是已深入其廚藝骨髓肌理的a priori任何的食物在創作之始,烹調之時,其"潛意識"都已設定了要與葡萄酒搭配,就像無論是糖醋里肌還是粉蒸排骨大小都要切得適合用筷子挾一樣的道理。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東方人有時會覺得有些西菜菜肴的醬汁口味太濃太膩,例如蛋黃奶油培根義大利麵,初嚐時香濃馥郁,但吃不到三分之一盤就難以下嚥,這都是因為我們忘了以一杯白酒或啤酒來平衡的關係。當然,酒菜相合的學問大矣,不是我這種菜鳥有資格對人說三道四,但所幸在一般餐廳用餐不是美食大對決,對於酒菜之間搭配的方式沒有那麼死板板硬梆梆---這種殺風景沒樂趣的事你是不會想幹的---吃得暢快最重要。想想,你去吃飲茶,也不會特別泡一壺鳳凰單叢、或是鹿谷冠軍茶來配蝦餃腸粉吧?

廢話少說,上餐廳吃飯就點house wine好了,這通常是店家大量進貨的在地酒,價廉物美草根性強,點這種酒通常以壺計(約300~500cc)的紅白酒來配菜,恰好徹底符合了「地菜配地酒」的哲學。義大利文怎麼說呢,當你點完菜,他會問你要喝什麼,紅酒就答以" Vino Rosso (red wine) de la (of the ) Casa (house),白酒就是Vino Bianco(blanc, white) de la Casa,這樣侍者就會給你根大拇指轉身走人,不再來煩你了。

哦,對,差點忘了還有水,唉,在義大利就甭管自來水可否生飲啦,請隨時買礦泉水來飲用,點完酒菜之後侍者也多半會問你要不要來瓶礦泉水,義大利礦泉水種類之多,水質之好,價格之廉宜(在雜貨店或超市)也是個人經驗(是蠻有限的啦)中的翹楚,在超市裡水的種類大概跟台灣的罐裝烏龍茶一槎琳瑯滿目。約分成有氣泡和沒氣泡兩種,前者稱作Aqua(water) Minerale con gaze (with gas),沒泡泡的叫Aqua Minerale Naturale (natural mineral water,對不起,我的拼字恐怕有誤)

不過在羅馬有一種標示為無泡的詭異礦泉水,看似無泡進到口裡卻又覺得有什麼東西在那裡跳呀跳的,清冽而鮮美,這種悶騷的玩意兒我最喜歡了,名叫 Aqua di Nepi(海神Neptune之水?) 有緣份的話不妨喝喝看。

來看餐廳。

可以坐下來吃的地方,最便宜的該屬pizzeria,雖曰pizzaria,但其實是以麵食為主的小餐館,菜單上有開胃小菜,各式pasta,以及佔一半篇幅的各式pizza,消費約在12~20 euro,以當地物價水準算是便宜的。挑選的原則其實很簡單,哪裡人多就往哪裡去,有隊可排就更別錯過---當然我指的是義大利人,碰到美國人多過當地人的食肆勸你還是快閃吧。

(有關pizza 的部份請參閱拙作"母親節的媽媽料理",當然碰到我文中所說有大大的石窯,帥氣麵餅師父的店,更是不該錯過!)

往上一層的叫Trattoria或Osteria,後者應翻作小酒館,無所謂,總之這種店的規模皆不大,多為家族式經營,提供的是富有地方色彩的家常料理 ---也就是我心目中義大利料菜最迷人的那部份。氣氛輕鬆隨意,你可以相信自己的歐元絕少被用在裝潢或年輕貌美的女侍上,這樣的店平均消費約30~40歐元,也有一些15歐元就可以打發的異類,我會在下面的餐廳資料裡注明(但威尼斯沒有,別想了,那是義大利吃東西最令人心痛的地方)。我認為去義大利一定要上一兩次這種館子,就像來台灣不可不逛夜市一樣。

逛完市林夜市隔天自然得上外雙溪故宮,這樣我們就來到了Gastronomy Hirachy的最高一層Ristorante,這個字是英文餐廳的來源(?),指的就是最高級的餐廳,標謗精緻優雅高品質的用餐享受,重個人色彩與創新,意在突顯作者論的成份,算是義大料理裡中的fine dining,即便如此,義大利的ristorante還是比法國的高級餐廳輕鬆許多,對服裝的要求不會太囉嗩,整齊不失禮就好,尤其女性更是備受禮遇- --我一個人上餐廳偶爾會有受到種族+性別雙重歧視的感受,但如果是亞洲女性,卻剛好相反,我發誓下次去玩就算用租的也要找個女伴帶著,問路時尤其好用。

Ristorante的消費,不含酒平均約50~65歐元,當然也可以往上無限延伸,你若有這種需要就別害臊,坦白告訴侍者,朋友當初給我的例句是這樣子的:「主廚先生,我完全信任你的手藝,所以請你不要客氣盡量發揮,把最拿手的都端上來吧!」他說這樣通常能吃到無與倫比的精采食物,真是徹底的廢話。坦白說這一記殺著我還沒敢使過,如果你一時狠心幹下這種勾當,拜託,請務必把相機準備好,回來我請你吃飯。

待續

becco

沒有留言: